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拜拜,我要去三亚了!

星球研究所

|

2024-02-06 18:10:42

提起

中国唯一热带滨海旅游城市

海南三亚

真是令人爱恨交加

我们爱它的

阳光灿烂

(三亚后海村阳光沙滩,摄影师@姚远)

爱它的

海水清澈

(三亚潜水者追逐鱼群,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爱它的

椰林婆娑

(三亚大东海沿岸椰林,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爱它一年四季

没有寒冬

可以抚慰所有亟需能量的

困顿身心

(在三亚海边骑行的人,摄影师@柒哥)

同时

我们也“

“恨”它的美色离灵魂那么近

却离钱包那么远

(在三亚酒店也是风景线;下图是三亚海岸线景点分布示意,制图@陈景逸/星球研究所)

那么,有生之年

去一趟海南三亚,值吗?

在回答问题之前

我们有必要了解一个真正的三亚

一个包容三教九流的“桃源之城

一个仅用40年便火爆崛起的“进击之城

一个承载海洋大国未来的“使命之城

(被誉为“国家海岸”的三亚海棠湾美景,摄影师@阿凡侬侬)

01

起航

每年

来自五湖四海的上千万游客

或乘坐飞机

或乘坐我国唯一的客运“海上火车”

风尘仆仆地赶来

仅为一睹中国大陆架最南端的独特风景

(海南环岛旅游公路也穿过三亚;下图是三亚岛上公路,摄影师@陈映晓)

这里

不仅位于北回归线以南

也位于海南岛中部山地以南

太阳输送的能量格外充盈

千里之外的冷空气更是被消磨殆尽

(海南岛地理位置示意,制图@高俪倩/星球研究所)

陆上

70%的面积覆盖植被

桫[suō]椤、无翼坡垒等珍稀物种点缀其间

由沉香树所产“沉香”的香味

格外深沉销魂

(沉香树包括土沉香、马来沉香等多种植物;三亚桫椤,沉香树,图片来源@李若渔&汇图网)

林间

得益于占据食物链顶端的老虎缺位

水鹿、小灵猫、豪猪等

纷纷洋溢着生命的喜悦

其中猴类之多简直称霸山野

(三亚帅气猕猴,摄影师@陈映晓)

海中

悄然生长着大量珊瑚

是我国珊瑚礁分布最广的区域之一

它们犹如庞大的“水下雨林”

供热带鱼类、虾、蟹等觅食栖居

(三亚海底珊瑚,以及其他海洋生物,摄影师@博涵&Greatwj)

约1万年前

便有数位“驴友”凭借原始交通工具

偶然横渡至此

过着食物充沛的快乐生活

(三亚落笔洞是目前中国最南端、海南岛最早的人类居所,摄影师@萧烟)

但是

这片面积不过2000多平方千米

原始偏远的小小土地

到底如何蜕变出繁华人间?

02

桃源之城

- 避难净土 -

其实

对避难者来说

偏远孤岛具有极大吸引力

特别是紧邻的

广泛分布于中国东南沿海的

百越

(今泉州地处古代“百越”地区,摄影师@赵欣)

早于先秦开始

便有大批流民跨越凶险海峡

成组织地迁移而至

演变出岛上主要原住民

黎族

(海南黎族小女孩正在收稻,摄影师@蒋丰)

他们

为开发梦幻般的处女地

带来了丰富人力

三亚西部的崖州湾

因坐拥河海交汇的优良港口

开始兴盛起来

(请横屏观看,三亚市地形及区位示意,制图@高俪倩/星球研究所)

俯瞰三亚

五指山余脉由北向南延伸

大小山岭达200余座

自西至东又有南山岭、鹿回头岭等直插入海

并围拢出座座海湾

(鹿回头岭民居夜景,摄影师@周修建)

河水从谷间蜿蜒而出

冲积出片片平原

与诸山岭夹峙展列

于崖州湾入海的宁远河

是岛南最大河流

下游平原之辽阔也为三亚最大

(宁远河,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河汊纵横的河口

与坐拥群山阻挡东部台风的港口

组成优越的河海水利网络

供百艘船只停泊

人们

在河岸置产耕种

有的直接以船为家是为“[dàn]

附近港口因此被泛称为

大疍港

(三亚疍家鱼排,摄影师@Greatwj)

主事农桑的妇女

还发现了名为“吉贝”的热带植物

这可能是由印度传入的

中国最早的野生棉花品种之一

纤维相比麻类柔软纤长

用其纺织出来的布料格外亲肤

(在树上结果的木棉花科植物“吉贝”;黎族五龙出海图龙被,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动脉影)

先于汉代建置之前

眼光毒辣的商人

显然已意识到这里的价值

精美布料、海中珍珠、贝壳、山间沉香、鸟兽

作为奇货运往中原乃至国外

一条看不见的商路

从礁石浪头间踩踏出来

三亚古港口是为后世“海上丝绸之路”的

重要中转站点

(唐代海上丝绸之路示意,制图@高俪倩/星球研究所)

相传

公元748年

一艘从扬州启航东渡日本的大船

遭遇台风肆虐

于昏天黑地中漂流了半月有余

幸遇商人引路

寻得此地避风休憩

(台风过境时的骇人现场,摄影师@胡颖)

而船上的人

竟是四渡日本无果

已年过六旬的唐代大师鉴真

在当地官民欢迎下

于附近村落修整数月

后来

鉴真第五次东渡成功

不渝的精神无愧于高僧名号

助其再渡的这片土地

则留下了见证的袅袅梵音

(三亚鉴真雕塑,摄影师@龚小勇)

此类

多元文化的传播交融

虽使当地面目焕新

但在多数中原人心中

瘴气弥漫、湿热难耐之所

仍陌生得令人害怕

隋唐以来

终于被纳入王朝稳定统治的海南岛

甚至变为

流放罪人的“圣地”

(象征海南贬谪文化的五公祠,摄影师@天客炎)

而三亚

作为流放的尽头

仅有记载的贬官便达30余

因古代交通不便

有的流放者直接在路中病故

即使能够跋山涉水

遭受渡海的惊魂颠簸

到达举目无亲之地

往往落寞心死、悲凉绝望

(唐代至元代三亚地区主要流贬人员示意,制图@李雪茜/星球研究所)

但是

满目青山、浩瀚大海

总有治愈的魔力

远避中央的刀光剑影

又何尝不是幸运

人们反而得到自省静思的机会

心胸也宽广起来

(三亚海浪与海钓者,摄影师@柒哥)

过去

被视为“生渡鬼门关”的贬途

在贬至该地的

北宋开国宰相卢多逊看来

已为

“远客杖藜来往熟,却疑身世在桃源”(卢多逊《南水村》)


(三亚湾夕阳美景,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其所居住的水南村

更是被描写为山水有灵的秀美天堂

南宋名相赵鼎

南宋名臣胡铨[quán]、元代文人王仕熙

统统慕名住过

(俯瞰三亚的现代村落依旧与自然融为一体,摄影师@宋暖)

传说宋末元初

从今上海流落而至的黄道婆

足足住了30余年

返回家乡后发扬黎族的棉纺织技巧

通过手摇轧车去棉籽

脚踏式纺车纺多纱等先进技术

推动了纺织业发展

(黄道婆雕塑,图片来源@汇图网)

而更多人

最终定居于此

成为建设边疆的主力军

学识渊博之士

积极传播中原文化

明末时为崖州治下的宁远河一带

城墙高耸、学宫坐落

(崖州学宫是中国最南端孔府;下图是城墙与学宫同框,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其文化之盛

已向中原反哺人才

自10岁时

入崖州州学的钟芳

精通律法、历史、医药、卜算

于32岁入选翰林院

当过文官、武官、法官、学官

为人正直备受爱戴

时称名震四海的“岭南巨儒

(钟芳雕塑,图片来源@汇图网)

直至

清中后期

因宁远河上游砍伐过度

流失大量水土

港口淤塞废为农田

这般

人间又将如何逢生?

03

进击之城

- 梦想乐土 -

经过历代发展

最初的移民牢牢扎根

萌发了自己的

闯荡梦

民国初期

他们借地利下南洋谋生

打拼归来后

建起精美骑楼

一家家油盐、药材、布匹等商铺相继开业

(崖州骑楼老街,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然而

抗日战火很快袭来

人们只能在乱世危亡中艰难求生

新中国成立数十年来

海南作为国防前线也未大力开发

彼时

东南沿海地区坐拥内地市场

乘上了开放的东风

资源丰厚的城市

也在狂飙突进的工业化进程中

崛起了高楼大厦

三亚却错失了数次良机

(三亚后海村,摄影师@阿凡侬侬)

幸运的是

它那单纯的面貌

恰好是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

尤其在现代化背景下

远离密不透风的水泥森林

反倒令人向往

1984年春晚

知名歌手沈小岑[cén]深情演唱的

《请到天涯海角来》

以轻快的曲调红遍大江南北

(歌中的“来呀来呀来呀”十分洗脑;下图是三亚大东海景区人潮,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同年

时为崖县治下的三亚

以刻有“天涯”与“海角”的石刻为主体

成立县内首个景区

荒芜的海滩

逐渐脱离艰苦的气质

挤满了外地游客

排遣梦想中的天涯情结

(这里同样也是“婚拍”圣地,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亟待革新的三亚

1987年升格为地级市

决定走上打造国际旅游城市之路

市区中心迁至今吉阳区

除西部崖州湾之外的其他海湾

潜力得以尽情爆发

(三亚豪华游艇出海,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中部

三亚湾岸线绵长

20千米的滨海大道如弯月延展

椰树、芭蕉等身影婆娑

(人们在三亚湾“洗龙水”,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海湾交界地带

在海水强烈冲击下

发育出各类海蚀地貌

或掏空成洞、或剥蚀成崖

或打磨成奇异怪石

(三亚海蚀洞,海蚀崖、海蚀柱,图片来源@朱聪&视觉中国&王一号)

红塘湾西部

凌波伫立着海上观音圣像

脚踏108瓣莲花宝座

108米的高度巍峨壮观

刷新了世界最高观音像纪录

(三亚观音圣像,摄影师@肖海林)

三亚湾东部

鹿回头岭化身城市象征

定格了黎族少年猎捕梅花鹿时

被回首的少女所震撼

于是低头示爱的旷古奇遇

(三亚鹿回头风景区夜景航拍,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较晚开发的亚龙湾

浅海区宽达60米

沙滩长度是著名夏威夷群岛的3倍

沙粒掺杂着珊瑚礁碎块

颜色洁白、质地细腻

被誉为“天下第一湾

(亚龙湾海边,摄影师@李晨曦)

最晚开发的海棠湾

则是目前三亚水质最好的区域

而其西部的口袋型小海湾

缓和了涌来的海浪

成为新手冲浪的极佳场所

(后海村风光,摄影师@李涛)

隔湾相望的

蜈支洲岛

拥有原始的海底生态群落

外加光线强烈、水中污染物少等原因

水下能见度近30米

成为屈指可数的潜水天堂

(俯瞰蜈支洲岛,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而那些

不知名的较小海湾

同样隐藏着令人陶醉的神秘美景

(三亚太阳湾“玻璃海”,摄影师@韩阳)

它们

统统铺展在空气优良率高达100%

蓝天白云之下

(部分海滨城市全年气温与空气质量对比,制图@高俪倩&李雪茜/星球研究所)

数十种海上娱乐项目

凭借全年均达20℃以上的舒适水温

即使冬日也能尽情开展

(三亚后海村冲浪,其他娱乐项目,图片来源@视觉中国&丁俊豪)

除此之外

还有扩大城市张力的“空中桥梁

(即将降落在三亚凤凰国际机场的飞机,摄影师@丁俊豪)

以及

大力引进的赛事

让三亚的旅游热度居高不下

名气享誉海内外

(在三亚举办的第53届世界小姐总决赛,有207个国家和地区争相转播;下图是夺得第57届世界小姐总决赛冠军的中国选手张梓琳,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最有趣的是

承接住宿需求的酒店宾馆

在市场催动下

展开了服务业的巅峰竞技

无数专业的

建筑师、设计师、管理者加入

在天地间大胆想象

开启他们的追梦之旅

(三亚西岛的星辰大海,摄影师@李庆富)

上世纪80年代初

这里只有低档招待所

亚龙湾与海棠湾

还散落着渔民平房与蜿蜒土路

(三亚市区1984年与2014年对比图,摄影师@黄一鸣)

1988年

三亚首家度假酒店开工

让宾客“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梦想

照进了现实

1995年

于香港成立的凯莱集团

投资5千万美元

在亚龙湾海岸中间

建起一代传奇——三亚凯莱度假酒店

(建在凯莱酒店旧址上的美高梅酒店,摄影师@李晨曦)

其外形如同豪华游轮

客房均设有独立的外挑阳台

开敞式的大堂没有空调

与室外美景连通融合

店内用7万多平米草坪、150万株花卉

原生态地装饰着人工湖泊

服务人员褪去西服穿着休闲衬衣

颠覆了酒店的传统形象

(凯莱酒店,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随之

城市天际线被高档酒店激活

迥异的设计

希腊的、缅甸的、墨西哥的、巴厘岛的

或者皇家宫殿式的

应有尽有

(三亚海棠湾酒店相望山海,以及其他酒店样式,摄影师@视觉中国&龚小勇&赵露君)

极致的服务

24小时管家、接送机、水疗、按摩、桑拿

或私人游艇出行

花样百出

(海棠湾亚特兰蒂斯海洋餐厅,有水下拍照服务,摄影师@视觉中国&莎莎爱旅行)

2015年

中国第一家、世界第二家七星级酒店

宛如巨型帆船矗立在海棠湾C位

客人可从机场起飞直达酒店停机坪

(红树林费尔蒙酒店,摄影师@HatterWei)

2018年

由80余家国际著名建筑及设计机构联手呈现

集会展、演艺、海洋文化等

8大业态于一体的

三亚·亚特兰蒂斯开业

架有数十条顶级滑道的水上乐园全年开放

(亚特兰蒂斯酒店“失落的空间”,水上乐园,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短短40年时间

三亚从建市时农业占据半壁江山

人口不足10万人口

蜕变为拥有上百万人口

每年接待过夜游客可超2500万人次的城市

(2011-2022三亚人口及旅游业发展示意,其中2020至2022年数据受疫情影响较大,制图@李雪茜/星球研究所)

而部分

从东北远道而来的游客

迷恋与冰天雪地迥异的温暖气候

或投资生意、或豪横买房

三亚被戏称为东北人的“第二故乡

(三亚地标“大树公馆”为东北喜剧大师赵本山投资所建,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可是

随着全国旅游业快速兴起

优势渐消的三亚

不免在商业化上操之过急

往日的开创先锋

遭受缺底蕴、缺产业的否定质疑

(俯瞰三亚市景,三亚通过加强市场监管提高游客满意度仍任重而道远,摄影师@高元举)

旅游业

真是三亚唯一的实力吗?

04

使命之城

- 建设热土 -

应该

很少有人知道

三亚所辖海域是陆地面积的近两倍

也是不受寒潮侵袭的

真正意义上的热带城市

(三亚亚龙湾,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它所蕴含的

热能、动植物、矿物等资源

对建设家国的价值之大

简直不可估量

(三亚热烈的日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回望1968年

袁隆平悄悄踏上三亚

相比农作物已达到一年三熟的广东等地区

三亚全年积温还高1000℃左右

且无寒潮冷霜的困扰

可将杂交育种的速度开到最大

(“积温”指某一段时间内逐日平均气温≥10℃持续期间日平均气温的总和;下图是袁隆平在外工作,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场

几乎无法复制的事件

迅速催生出了

能够比普通水稻增产20%

“东方魔稻”

一举改写了水稻发展历史

(近70年我国稻谷产量增长示意,制图@李雪茜/星球研究所)

以三亚为中心

建成的国家南繁科研育种基地

则为新中国成立以来

育成的超70%的农作物新品种

提供了鼎力协助

(俯瞰三亚海棠湾袁隆平水稻基地,摄影师@莎莎爱旅行)

与此同时

多样的冬春季蔬菜

在天然温室中生发

丰富着广东、浙江等地的餐桌

(崖州区农田美景,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令人眼花缭乱的

芒果、椰子、榴莲、莲雾等热带水果

甜得热烈如蜜

四季远销海外市场

(三亚菠萝种植园,三亚荔枝、菠萝蜜,摄影师@李咸良&廖泰龙&陈映晓)

缤纷的热带花卉

编织五彩的鲜切花市场

撑起全球最大的热带兰花主题公园

园内无处不幽芳

(三亚花海与游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而当视角

放大到三亚所处海域

巨量油气资源在远古地层中聚集

(俯瞰南海海域,摄影师@刘剑伟)

仅位于东部海域的

崖城13-1气田

已探明天然气储量超千亿立方米

体积之大为我国海上首个

为我国自主设计建造

全球首座10万吨级深水半潜式生产储油平台

即“深海一号”奠定了基础

(海洋中的“深海一号”,摄影师@张鹏)

碧海蓝天间

一座重量相当于3艘中型航母的

明黄色“钢铁城堡”浮现

抽送着源源不断的天然气

先运往位于三亚的南山终端加工处理

再接入千家万户的灶头

(该气田为香港供气可发电量占香港总发电量的25%以上;下图是香港夜景,摄影师@kk photograph)

更鲜为人知的是

真正的航母

正在三亚港口坐镇

远在清康熙年间

负责全国土地测量的钦差大臣

于三亚一座剖开的石头上

刻下了“海判南天”四个大字

标志王朝版图的大陆南点

意识到了其位置的神圣意义

(海判南天,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今日

这里不仅驻扎着

我国最南端的陆军连队

还建造了设施全面的航母基地

守望美丽的南海诸岛

(西沙群岛,摄影师@李咸良)

而三亚的大陆坡

即大陆架外缘与深海盆地的过渡地带

也与东海、黄海

这些较为平缓的区域不同

从三亚南山港出发

开船数小时内

便能到达水深两千米的海域

较陡的大陆坡

为深海实验创造了便捷条件

(南山港公共科考码头,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为此

深海科学领域的顶级科研机构

深海所

于2011年在三亚成立

家喻户晓的

“蛟龙号”“奋斗者号”“深海勇士号”等

载人潜水器

均从此踏上了传奇征程

(“深海所”即中国科学院深海科学与工程研究所;下图是“深海勇士号”,摄影师@肖林海)

南山港所在的

崖州湾

则于近年规划建设科技城

汇集深海科技人才

向高附加值产业转型

(高楼于崖州湾拔地而起,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而失落千年的

海上商路

再次将全球紧密联系起来

2018年

中央支持海南建设自由贸易港

给予更大的自主权

探索目前开放型经济的

最高形态

(三亚湾凤凰岛,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至2025年

海南岛封关运营之后

可预见的货物、资金、人员进出自由

几乎所有贸易商品免征关税

作为

连接东北亚和东南亚的

理想中心

海南的未来终将蝶变

(吉阳区迎宾路,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而三亚

2012年便开始国际免税城建设

是自贸港前沿阵地

由“中国旅游集团”投资

预计总建筑面积超100万平方米的

全球最大的一站式

免税旅游零售综合体

形如巨大的海棠花在海棠湾上绽放

(请横屏观看,三亚国际免税城项目图,图片来源@中国旅游集团)

无论一期国际免税城

二期云戒岛沉浸式商业街

还是三期中免太古超大型人文艺术商业街区

为三亚旅游业态增加国际消费新体验

构建了海棠湾国家海岸度假体验的完整闭环

随时享受链接全球的缤纷时间

(项目图,图片来源@中国旅游集团)

因地制宜打造的

定制化、具有当地特色的专属高品质居住产品

中旅·馥棠公馆

以海洋流线设计语言

由铝板与玻璃构建的现代风格的美学地标

为居者带来国家海岸特有的

诗意生活体验

(自此一条长达数公里、更具价值的“黄金中轴”便呈现在国家海岸海棠湾上,图片来源@中国旅游集团)

整个海棠湾

以万亿级的超级规划

打造国际旅游消费中心引领区

荣殊“国家海岸”美名

积极为自贸港建设贡献力量

可谓日新月异的土地

奔涌着不竭的家国情怀

05

尾声

只有

穿越沧桑岁月

才能看到即使前方困难重重

三亚仍是无愧本色的

人间天堂

(三亚海岛栈桥向海洋进发,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它的身上

散发着包容的温度

而这种包容

是一种对向往的包容

向往自由者

它赠予你最温暖的海风

(三亚崖州区狮子座流星雨,摄影师@罗弘扬)

向往美好者

它赠予你最单纯的欢乐

(三亚高空拖曳伞,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向往奋斗者

它赠予你最盎然的土地

(凤凰岛晚霞,摄影师@李涛)

所以

那片蔚蓝的山海

避难者望过

梦想者望过

建设者望过

无论何时、何人

都能在此觅得一处桃源

想你所想

爱你所爱

(三亚湾的烟火人间,摄影师@李国玉)

这就是

真正的三亚

谢绝寒风、亲吻天堂

魅力千年

魔力无限

值得一去再去


本文创作团队

撰文:周自由

图片:龙世杰

设计:李雪茜

地图:高俪倩&陈景逸

审校:王昆&孙诗萌&镜子&吴昕恬

封面&头图摄影师:柒哥


【参考文献】

[1]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三亚市委员会编;赵普选主编. 三亚史. 北京:人民出版社, 2015.09.

[2]李建璋,王隆伟主编. 崖州史话. 海口:海南人民出版社, 1989.08.

[3]曾庆銮,蔡道冠,庄石清等著. 海南岛三亚地区基础地质研究. 武汉:中国地质大学出版社, 1992.12.

[4]李晏军.中国杂交水稻技术发展研究(1964~2010)[D].南京农业大学,2010.

[5]吴迅达,廖晋,孙文钊等.莺歌海盆地天然气运聚成藏条件与分布富集规律[J].地质力学学报,2021.

[6]2021.练健生,黄晖,黄良民等著. 三亚珊瑚礁及其生物多样性. 北京:海洋出版社, 2010.08.

[7]陈钢华著. 旅游度假区开发模式变迁研究 以三亚市海棠湾、亚龙湾为例. 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 2014.10.


星球研究所

以地理的视角,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

···THE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人民日报新媒体平台“人民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人民日报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写下你的评论

热门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tem.content}}

最新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ndex}}
{{cell.app_user_name}} {{cell.news_timestamp}} {{cell.like_num}} 赞

{{cell.content}}

{{item.content}}

已加载全部内容
相关推荐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