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特辑:中国山河,多少绝色?

星球研究所

|

2023-11-17 16:44:53

 

华夏大地到底有多少色彩

才会让我们如此流连忘返

在这里

最灿烂的红

(广东韶关丹霞山,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最纯净的白

(西藏曲登尼玛冰川末端与冰湖的交界,摄影师@李珩)

最浓郁的绿

请横屏观看,晨雾中的云南勐腊雨林,摄影师@薛云)

也不过是大自然纷繁色彩中的一种

它们源于大地

变幻自水源

脱胎于生命

又在相互影响下登峰造极

显露超乎想象的多姿多彩

01  大地

大地为万物生长提供沃土

但它沉默无言

以至于我们常常忽略它的多彩

它可以是

火山喷发、冷却凝结而成的

柱状玄武岩

昭示着大地最初的冷酷色彩

(漳州滨海火山地质公园,摄影师@蔡继伟)

而在寂寥的西北内陆

黑色的山体破碎成戈壁

营造了一幅现实的水墨画卷

(青海冷湖的黑独山,摄影师@黄昆震)

它可以是

在云南、贵州、广西等地

乳白色的石钟乳、石笋

顶天立地于溶洞之中

(贵州黔西市的刺猪洞,摄影师@赵揭宇)

它可以是

相比于溶洞中的乳白

灰色则是这类喀斯特地貌的主色调

那如箭矢般竖立的石林

(云南路南石林,与溶洞均为喀斯特地貌,摄影师@何盛)

那陡峭深邃的洞穴崖壁

皆表露着这类岩石最本真的色彩

(贵州羊皮洞瀑布,摄影师@Greatwj)

而在花岗岩群山中

由于岩石质地坚硬

灰黄色的裸露山体常常冲破云层

飘渺于云海之间

(安徽黄山西海大峡谷,摄影师@方托马斯)

单调的黑白灰之外

大地显然还有更为鲜艳的色彩

自然界中

三价铁元素的存在

让许多土壤或岩石呈现天然的红色

如中国南方地区常见的红壤

人们在其中开垦耕作

(云南东川红土地,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岩石的红往往更加坚毅

比如因为醒目的色彩而得名的

丹霞地貌

就拥有着众多的形态

或为陡峭环崖

(重庆四面山望乡台瀑布,摄影师@苏凌汉)

或成蜿蜒峡谷

(陕北雨岔峡谷,摄影师@包卡利亚)

同样为红色的还有

太行山地区的嶂石岩地貌

其形态成因与丹霞截然不同

所形成的红崖长墙、幽深嶂谷

堪称一绝

(河南云台山的红石峡,摄影师@陆伟平)

最后

大地还有靓丽的

在西北内陆

干旱的环境让沙漠连接成片

其中,塔克拉玛干沙漠作为中国第一大沙漠

近34万平方公里的大漠黄沙

如浪翻涌

(塔克拉玛干沙漠,摄影师@张扬的小强)

在青海柴达木盆地

强劲的风力在这片荒漠雕刻出

整齐划一、宛若游鱼的雅丹地貌

(青海柴达木盆地的雅丹地貌,摄影师@陈小羊)

细微的沙尘还自西部向东吹拂

在太行山以西、秦岭以北

堆积出深厚的黄土高坡

(黄土高原,摄影师@任世明)

在遥远的青藏高原腹地

明黄的大地同样经历着

降雨、流水的冲刷洗礼

而变得沟壑纵横

(西藏扎达县的霞义沟,摄影师@林秋鹰)

当离开内陆

我们发现海岸边也可以金色连绵

(漳州东山岛铜陵镇,南门湾金沙滩,摄影师@焦潇翔)

随着海水涨落

在淤泥质滩涂岸边

还会显现黄调的大地之树

(钱塘江潮水涨落形成的潮沟,摄影师@沈锦烨)

至此

以黑白灰红黄五色为主的色彩

描摹了精彩纷呈的大地之色

然而,当四方水源汇聚

另一类色彩将覆盖大地

带来更多的视觉盛宴

在此之前

我们首先需要看向

作为万水之源的海洋

02  水源


在我们眼中

水是无色透明的

但是当它汇聚于江河湖海

便被赋予了颜色

像一场光影魔术

在海洋

这片地球上最大的水源

由于海水对太阳光中蓝光的散射

以及对红光与黄光的吸收

我们看到的海洋呈现蓝色

但不同水深的海域

蓝色色调并不一致

(南海永兴岛与七连屿,岛屿近处与远处的海洋水色差异明显,岛屿形状却也因此被勾勒,摄影师@笨小航)

当巨量水汽自海洋送向陆地

并以降水形式降落地面

水源色彩的幻化便开始了

从高山之巅到广阔平原

降水的影响力无处不在

在高山、高原

由于海拔极高、经年低温

纷纷大雪时常降临

白色铺天盖地

终年不化的冰雪凝结成冰川

成为陆地上的固体淡水库

(西藏波密县的恰青冰川,摄影师@唐宇星)

但有时在冰川末端

我们还可以看到蓝色的冰洞

只有经过层层的压实、结晶

才能散射出蓝光

呈现完美的蓝色

请横屏观看,在绒布冰川的冰洞看珠峰,摄影师@李珩)

随着海拔降低

冰川融化汇成河流

充沛的降雨又让河流不断壮大

最终,大地河网密集

新的色彩陆续展现

水源纯澈时

河流常呈缥碧之色

(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和南迦巴瓦峰,摄影师@山风)

若汇入大量泥沙

河流则染上或橙或黄的色彩

(青海楚玛尔河辫状水系,摄影师@滕洪亮)

而河网串联起的湖泊

比之河流,色彩竟更为丰富

可似大海般蔚蓝

如,西藏的纳木错

(纳木错,摄影师@李珩)

又如,新疆的赛里木湖

人们将这种纯净的蓝调

称之为“赛里木湖蓝”

(赛里木湖,摄影师@蒋晨明)

但当水深变浅

又或是泥沙大量汇入

湖色随之改变

就如鄱阳湖

作为中国的第一大淡水湖

虽不抵蓝色大湖纯净

却因丰富的营养物质

而养育着一方生灵

(鄱阳湖,摄影师@赵高翔)

湖色变化最为出彩的

当属封闭的盐湖

由于湖水持续蒸发且缺少补给

这类湖泊的盐度极高

普通生物难以存活

但一些特殊的微生物却得以生长

并赋予湖水以绚烂的色彩

或是瑰丽的粉紫色

(内蒙古巴丹吉林沙漠粉湖,摄影师@刘白)

或是纯真的翡翠绿

(青海察尔汗盐湖,摄影师@刘庚源)

就这样

海洋、冰川、河流、湖泊

展现着各自的色彩

与此同时

大地之色、万水之色

已然铺陈

二者还将共同筑就

繁荣的生命之色

03  生命

植物

率先在体内色素的辅助下

为大地增光添彩

春夏时节

郁郁葱葱的绿

漫山遍野

(林芝市波密岗乡云杉林,摄影师@李珩)

秋冬时节

缤纷的黄色与红色

装点山野

(新疆喀纳斯森林风光,摄影师@王汉冰)

植物界最为多样的色彩

则在花卉之中

红、白、粉、蓝、紫、黄

诸多色彩

显示着植物生存繁衍的绝佳策略

(生活在不同环境下的诸多花卉,分别为天山、喀拉峻和北京怀柔的花海,摄影师@申燕&万瑞&张伊华)

而生活于此的动物们

也在自然演化中

为了适应环境

各展所长

哺乳动物们

让自己毛色最大限度地

贴近生存环境

不论是陆地上的

东北虎、雪豹、藏狐等食肉动物

(蓄势待发的东北虎、雪豹、藏狐,摄影师@关晓东&鲍永清)

还是藏羚羊、岩羊、藏野驴等食草动物

(自由自在的藏羚羊、岩羊、藏野驴,摄影师@张强&丁丁&山风)

羽毛色彩极为丰富的鸟类

相当一部分也采用了这一策略

它们与自然环境相融合

(越冬鹬鸟、白腹鹞、长尾林鸮,摄影师@王宁&徐永春&刘璐)

但也有如红腹锦鸡、棕尾红雉

血雉、绿孔雀等鸟类

常见华贵明丽的色彩

堪称鸟界“显眼包”

(红腹锦鸡、棕尾虹雉、血雉,摄影师@张强&山风&冯江)

百万年来

人类也扎根于这片大地

数千年来

发展出中华文明

创造出别样色彩

人们驯化水稻、小麦、粟、黍等农作物

创造出满目金黄

(秋季丰收,摄影师@邱会宁)

人们取材自然

建造庞大精巧、色彩华贵的建筑

(北京故宫,摄影师@柳叶氘)

人们利用朴素的泥土、矿物

烧制出琳琅满目的瓷器、陶器

铸造出精美的青铜器

(钧窑月白釉尊、唐三彩女俑、妇好斝[jiǎ],摄影师@动脉影&朱金华&柳叶氘)

人们利用矿物等不同的颜料

绘制出丹青、壁画、唐卡等画作

可保存百年,甚至上千年之久

(北宋王希孟《千里江山图》部分图画,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动植物的生命之色

与人类文明的光彩

在这片大地上璀璨而耀眼

然而,这万般天地之色

会长久持续吗?

04  尾声

人类技术在近几个世纪中飞速发展

新的问题已经逐渐出现在全球视野

由于人类发展对资源、土地的过渡利用

水资源污染、植被退化

物种濒危等问题接连浮现

全球气候变化导致的

冰川加速消退、海平面上升

珊瑚礁大规模白化等危机接踵而至

(珠穆朗玛峰北侧,中绒布冰川1921年与2020年对比图,可见冰川下的冰塔林有所退缩,摄影师@gettyimages&马春林)

这预示着

自然色彩正在遭遇危机

幸而如今的人们已经有所意识

并正做出行动


在中国

塞罕坝林场见证着

植树造林的兴起与阶段性成功

(塞罕坝林场人工林,摄影师@田卓然)

沿海的红树林湿地在逐步修复

它能更好地保护海岸

也是许多生物的家园

(2023年7月24日的广东深圳湾湿地保护区,摄影师@李新旺)

自然保护区、国家公园陆续设立

保护万物生灵

也保护日渐收缩的自然生态系统

请横屏观看,藏狐与兔狲,摄影师@鲍永清)

太阳能、风电等清洁能源大力发展

践行着低碳环保的理念

(内蒙古卓资县光伏与风力发电厂,摄影师@焦潇翔)

但这并不是全部

为了守护大自然的美丽色彩

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也在为此付出行动

诸如垃圾分类、公共交通出行

参加净山、净滩活动

(喀拉峻草原徒步者,摄影师@番茄炒蛋)

自然色彩的守护不止

在于人们一点一滴的践行

从当下开始

让我们踏入自然,看中国色彩

去看鸟浪翻飞、鱼群遨游

去看原始森林、高山冰川

去看大江大河、海浪涛涛

(四川牛背山,以云海著称,摄影师@高承)

看过,方知自然之可贵

走过,方知守护之不易

个人虽渺小

但众人之力亦能撼动一方天地

而当自然色彩不在

生活其中的我们亦不能幸免

因此,让我们守护这片大地

也守护我们自己

(涠洲岛附近的布氏鲸,摄影师@Freedom Lara)

本文创作团队

  • 撰文:王逻辑

  • 图片:潘晨霞 设计:阿土

  • 审校:李楚阳&石晓非&镜子

  • 封面摄影师:王治&王秉瑞&王禹&陈剑峰&朱正&丁俊豪

星球研究所

以地理的视角,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

···THE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人民日报新媒体平台“人民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人民日报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写下你的评论

热门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tem.content}}

最新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ndex}}
{{cell.app_user_name}} {{cell.news_timestamp}} {{cell.like_num}} 赞

{{cell.content}}

{{item.content}}

已加载全部内容
相关推荐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