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出没于云林深处的幽灵:气候危机是金蟾灭绝的关键驱动因素|绿讯

中国绿发会

|

2022-11-26 14:56:08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简称中国绿发会、绿会)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观察员机构,持续关注全球气候变化和变暖等议题。近日,中国绿发会气候变化工作组从国际知名报刊获悉一文《“出没于蒙特维德的幽灵”:气候危机如何杀死了金蟾》(‘The ghost that haunts Monteverde’: how the climate crisis killed the golden toad)。现将该文整理编译如下,供感兴趣的读者参考和了解。

image.png

(金蟾在其自然栖息地。1987年,大约有1500人在他们居住的蒙特维德森林地区被观察到。拍摄:Martha Crump)

在哥斯达黎加薄雾笼罩的云雾森林深处,每年四月都会突然出现数百只明亮的金色蟾蜍(golden toad)来交配。对于那些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壮观的景象:这些耀眼的、主要在地下的两栖动物聚集在雨水池周围,在返回地下之前,为了争取与雌性动物交配的权利而展开了激烈的斗争。

“这是美国热带地区真正伟大的野生动物奇观之一,”热带科学中心蒙特维德云林生物保护区的常驻科学家、生态学家艾伦·庞德(Alan Pounds)说,他站在蟾蜍前栖息地的中心。他说:“不知怎么的,看起来不真实。”

1987年,在整个物种居住的高地森林地区——儿童永恒雨林(Children’s Eternal Rainforest)——观察到约1500只金蟾蜍。但到1989年,蟾蜍聚集的池塘干涸后,只剩下一只雄性。据推测,它不久后就去世了。该物种于2004年被确认为灭绝,被认为是与气候危机有关的最早的陆地灭绝之一。

image.png

(雌性金蟾(golden toad)一般是黑色的,斑点上有红色和黄色的特征。摄影: Martha Crump)

庞德是第一个报告气候危机对自然种群影响的人之一,他在对蒙特维德两栖动物(包括金蟾)数量减少的调查中。他和同事发表了一份报告,该报告于1999年刊登在《自然》杂志的头版,并认为这种下降是人类驱动的生物变化的一部分,也影响到鸟类和爬行动物。

今年早些时候,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证实,金蟾(Incilius perigglenes)是两种物种之一(另一种为大洋洲啮齿动物),气候危机“被认为是其灭绝的关键驱动因素”。

该报告将“连续的极端干旱”作为原因。越来越潮湿的时期与越来越干燥的时期交织在一起,留下了长满苔藓的飞地,这些飞地现在基本上没有明显的青蛙和蟾蜍生活。

庞德说:“以前,我们会看到成群的青蛙在小径上跳跃。”但在8月下旬的一次四小时徒步旅行中,没有一只两栖动物出现——尽管有一次听到了一声嘲笑。

气候变暖和森林砍伐继续推高高地地区的云层,这使得两栖动物更容易受到一种可能致命的外来食糜菌的影响,这种真菌已在全球范围内灭绝了数十种物种。

庞德说:“气候变化及其与其他力量的相互作用导致的极端条件可能会导致某些疾病的爆发。在生态学中,很少有单一因素解释变化:一切都是相互关联的,经验数据表明气候变化正在发挥关键作用。”

他说,在过去40年中,天气监测发现,在云林中,气温稳步上升了1C。这导致了更大但变化更大的总降雨量。在20世纪70年代,每年大约有25天干旱,但在过去的十年中,每年有100多天干旱。

业余博物学家加布里埃尔·巴博萨(Gabriel Barboza)说:“我们搜索了许多地点:岩石之间的缝隙、河流、永久性和临时性的水池,以及远足路径。”

他说:“直到1990年左右,圣埃琳娜镇(距离蒙特威尔德几英里)一直有雾。有时,你可以举起手臂,看不到你的手,但这种情况再也不会发生了。云已经向上移动了。”

雾和薄雾——当地人称之为涅布林纳(neblina)和洛维兹纳(llovizna)——仍然存在,但已经减少到如此惊人的程度,以至于游客有时会问如何到达云森林。

游客仍然有充分的理由来。雨林里有大约3000种植物,其中一些是该地区特有的,包括世界上最多的兰花品种和750多种树木。该生态系统是最早发现植物通过叶片吸收水分的过程之一,这种过程称为叶面吸收。

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还拥有400多种鸟类、100种哺乳动物,包括猴子、美洲虎和豪猪(porcupine),以及数十种蛇和蜥蜴,以及60种幸存的两栖动物。

但两栖动物的多样性和丰富性受到了更广泛的侵蚀。与金蟾一样,蒙特威尔德特有的一种丑角蛙(harlequin frog)在20世纪80年代末消失后仍然下落不明。数十种其他两栖类物种已经消失,与中美洲此类种群的广泛减少同步。

无数次寻找这只5厘米长、颜色鲜艳的金蟾都没有成功。就在去年,在有目击传闻后,蒙特维德保护联盟和再野化保护组织Re:wild与当地的护林员、生物学家和居民一起发起了一次探险。

纪录片制作人特雷弗·里特兰(Trevor Ritland)表示:“金蟾是出没于蒙特维德的鬼魂。它的灭亡是对人类的警告:它的杀手可能会来找我们,我们要么学习,要么跟随金蟾灭绝。”

尽管对这只标志性蟾蜍的搜索没有成功,但里特兰报告称,他们发现了几只青蛙,它们几乎同时从该地区消失。他说:“这些物种回归的事实表明,蒙特维德的保护努力正在取得成效。”

由于金蟾生活在地下,并在没有任何警告的情况下突然消失,因此收集合适的样本进行测试以确定坍塌的细节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气候危机才是蟾蜍死亡的原因。

一些学者特别指出了食糜菌的影响,食糜菌最早在朝鲜半岛发现,它会导致致命的皮肤病。

然而,2019年的一篇论文结合了实验、实地数据和历史气候记录,报告称“气温升高和传染病之间的相互作用导致了物种的广泛减少,包括可能的灭绝”。

庞德确信,尽管真菌、周期性升温模式厄尔尼诺现象以及保护区边界以外森林的消失都对金蟾的死亡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全球变暖造成了关键性的打击。

他说:“疾病是致命的子弹,但气候变化是导火索。”

原文参看:

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22/nov/21/golden-toad-haunts-monteverde-how-species-foretold-climate-crisis-aoe

编译:Daisy

审核:Sara

特别声明:本文为人民日报新媒体平台“人民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人民日报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写下你的评论

热门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tem.content}}

最新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ndex}}
{{cell.app_user_name}} {{cell.news_timestamp}} {{cell.like_num}} 赞

{{cell.content}}

{{item.content}}

已加载全部内容
相关推荐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