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此文将告诉你:为什么最近的UFO热是一道智商测试题

天文在线

|

2021-08-04 09:54:34

不明空中奇观仍然是个谜

本文最初发表于《对话》。该杂志将这篇文章投稿给了Space.com的《专家之声:视野与见解》(Expert Voices: Op-Ed & Insights)。

可见,UAP(UFO)又回来了。近年来,人们越来越担心的违反物理定律的飞行物正在侵入美国领空。也许是外国竞争对手的技术突破,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不难发现,五角大楼最近发布的热搜UAP(不明空中现象)报告则令人失望。

不确定性,按照流程,这些数据会首先进入所提交的报告。问题的严重性在于信息来源变得如此混乱,以及UFO在华盛顿的议程中热度迅速上升。

缺乏得出确凿结论的数据,致使该报告144个中有143个假设无从解答,引发人们一系列揣测,关于假设本身及相关现象发生是否属实。

从某种程度上讲这并不令人惊讶。实际上,在每一起UAP事件的报道中,都没有人能够确定是否真的目击到了一些非同寻常的东西——比如一个物理意义上的弧形飞行器。怀疑者通常认为误报、技术和人为错误、视错觉等因素可以解释天空中发生的多数事件。

请收听《对话周刊》广播,专家们将会围绕UFO历史文化和科学禁忌讨论。

这里可以找到收听《对话周刊》的其他方式。

尼米兹遭遇

这集中体现在2004年尼米兹遭遇,有两名飞行员目睹到一个形如“Tic Tac”的白色物体。据报道,这艘反复无常的飞船对飞行员的动作做出反应,然后在眨眼间消失。之后又再次出现,第三名飞行员用镜头记录了下来当时的画面,并最终在2017年登上了《纽约时报》。

据称,这次遭遇事件是由五角大楼的AATIP(高级太空威胁识别项目)调查的,该项目后来被改名为UAP特别任务组——现在负责UAP报告的机构。由于其中以为明星证人飞行员指挥官大卫弗瑞沃(David Fravor)的公开态度,使得该报告获得了关注。他告诉ABC新闻,Tic TAC似乎“不是来自这个世界”。

然而,此案件充斥着报告和认证的问题。弗瑞沃驳回了Nimitz航母编队其他船员的主张,包括关于神秘官员征用关键资料的指控。而第一次遭遇事件中的另一名飞行员亚历克斯-迪特里希(Alex Dietrich)声称,她看到Tic Tac的时间大约为10秒——与弗瑞沃声称的5分钟形成鲜明对比。

关键点在于,即使是最为训练有素的飞行员也会受到记忆和错觉的影响。著名的怀疑论者,米克·韦斯特 (Mike West) 声称,视觉幻觉可以解释飞行员的证词和视频证据,并且报告本身也承认,一些目击事件不排除是“观测者的错觉“的可能性。

尼米兹事件,像其他UAP事件一样,有雷达和传感器的数据作证,但是这个情况还没有向公众披露。值得思考的是,即使是最昂贵的技术系统也不是绝对可靠的。正如报告中所阐述的,UAP事件中所展现出的“不同寻常的飞行特征”,可能也是传感器出错或者“电子欺骗”的结果。“电子欺骗”是一个已知的用来欺骗雷达系统的技术反抗手段,它可以让雷达系统显示错误的信息。

需要了解

这些挑战向下渗透到分析人员身上,使其面临着一项艰巨的任务。事实上,UAP的分析人员依靠情报收集系统来回答这个科学问题。报告指出,美国军事传感器是“为完成特定任务而设计”,并不“适用于识别UAP”。

更有可能的是,理解这个问题需要大量的由科学合作和同行评议支持的技术工具,这与情报的“需要了解”背道而驰。如果有什么不寻常的答案,它们更可能来自于NASA最近的活动,而不是UAP任务小组。

痴迷于超自然现象:美国商人罗伯特·毕格罗。(图片来源:NASA/Bill Ingalls)

而且,面对有限的数据,分析人员很容易受到自身认知偏差的影响。AATIP最初签约的一家公司的创始人罗伯特·毕格罗就以其对超自然现象的热情而闻名。AATIP的前主管路易斯·埃利桑多继续推动UAP是飞行器而且可能不是出自人类之手的说法。

然后还有夸大的问题。那个名叫克里斯托弗·梅隆的官员将2017年的视频泄露给《纽约时报》,从而率先开启了这一事件。梅隆承认,他和埃利桑多想把UAP列入“国家安全议程”。政策制定者应当以精确的情报评估为指导,而不是是靠分析人员和官员的个人直觉,后者极易受到平庸数据的影响。

轰炸机缺口

确实,现在的情况与冷战时期的“轰炸机缺口”不无相似之处。当时,美国空军的分析人员曾把苏联轰炸机的数量大幅高估,企图以此来确保国会给予自己的经费。现在,在Elizondo 和 Mellon 的努力之下,不管UAP到底是否存在,对UAP问题的研究已经被提上了日程。连五角大楼的UAP报告也提出,应对这类问题 “进行更多的分析,收集更多的有关材料,并投入更多的经费”。

目前看来,UAP问题似乎是一类问题的缩影——因知识积累与逻辑分析能力不足,而引发的一系列问题的一个缩影。如果说五角大楼的UAP的报告有什么启示的话,那就是:飞行员们正在努力地从噪声日益嘈杂的天空中提取出有用的信息;军事传感器并不总是可靠的;以及,五角大楼分析人员的智慧,在分析UAP问题时,已经几乎被用到了极限。

这也表明,除非国防部能够提供无可置疑的证据,可以证明存在一些飞行器,在以不得不被称为不寻常的方式飞行,否则,国会,以及公众,仍应对不明大气现象的支持者持怀疑态度。

BY:Kyle Cunliffe

FY:Astronomical volunteer team

如有相关内容侵权,请在作品发布后联系作者删除

转载还请取得授权,并注意保持完整性和注明出处

特别声明:本文为人民日报新媒体平台“人民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人民日报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写下你的评论

热门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tem.content}}

最新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ndex}}
{{cell.app_user_name}} {{cell.news_timestamp}} {{cell.like_num}} 赞

{{cell.content}}

{{item.content}}

已加载全部内容
相关推荐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