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评论|“裸奔”的儿童彩妆,不该成为孩子爱美的梦魇

红星新闻

|

2021-07-28 15:35:21

电商页面或玻璃柜台里“裸奔”的儿童彩妆,该穿上合规的衣服了

在小女孩的世界里,《冰雪奇缘》里艾莎公主般精致妆容,无疑是梦幻迷人的。“颜值正义”+“天性爱美”,似乎让儿童彩妆有了风生水起的万般理由。有电商平台的数据显示,2020年,儿童彩妆消费同比2019年增长了300%。

7月中下旬,记者通过调查发现,火热的儿童化妆品市场上,不少商家以“玩具”之名兜售儿童化妆品,因为玩具的名义可以让他们巧妙地通过备案监管。所谓安全、不刺激的儿童产品,实际可能是无生产日期、无质量合格证、无生产厂家的“三无”产品,披着一层“皇帝的新衣”,躲在监管视线外“裸奔”。

打着玩具的名号,做着彩妆的生意——这种闷声发财的套路,看似“安全”又暴利。

儿童化妆品图据新京报

在一电商平台检索儿童化妆品,销量第一的是一款宣称安全无毒的化妆品套装,由一家玩具店销售,价格7.8元起,销量10w+。结果呢,到手的产品里面,生产厂家、厂址、电话、许可证号、生产日期等关键信息均无。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化妆品生产许可信息管理系统”,分别输入这些玩具公司的名字,均未查询到相关数据。

卖的时候是玩具,用的时候是化妆品,到底是玩具还是化妆品?这个问题叫人傻傻分不清。厂家的小心思,是写在脸上的。2012年,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明示适用于儿童的化妆品,应按照《化妆品行政许可申报受理规定》规定的儿童化妆品要求申报。2020年4月,国家药监局在发布的《化妆品安全评估技术导则》中特别提出,在进行儿童化妆品评估时,在危害识别、暴露量计算等方面应结合儿童生理特点。2021年3月,国家药监局在《化妆品注册备案资料规范》中明确,宣称为婴幼儿、儿童使用的产品,应同时提交毒理学试验报告和产品安全评估报告。一句话,如果连成人世界化妆品的许可资质都拿不到,想要合法生产儿童化妆品的几率,差不多是个负数了。

儿童能不能用彩妆是个问题,市售儿童彩妆有没有毒是另一个问题。

对于前者,见仁见智。比如有人觉得欧美儿童彩妆已经成为成熟产业,黄磊的女儿、王菲的女儿等,也是小小年纪就美上热搜;又比如健康专家认为儿童皮肤较薄、毛发较少、汗腺分泌较少、皮下血管丰富、抵御外界刺激的能力较弱,过早过量彩妆并不合适。孩子顶着大浓妆上课或游玩,估计家长和社会都难以接受。从这个意义上说,即便是从捍卫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角度而言,我们恐怕也当记取尼尔·波兹曼在《童年的消逝》中的警醒之言,儿童的天真无邪、可塑性和好奇心逐渐退化,然后扭曲成为伪成人的面目,这是令人痛心和尴尬的。

至于电商页面或玻璃柜台里“裸奔”的儿童彩妆,该穿上合规的衣服了。一方面要看看究竟哪些儿童化妆品打着玩具的旗号在浑水摸鱼;另一方面也要对合规的儿童化妆品加大监管力度。今年6月,国家药监局就儿童化妆品监督管理规定公开征求意见,具体内容包括规定了不允许使用的原料分类、要求必须通过安全评估和毒理学试验、明确了需对产品质量安全和功效宣称负责的责任主体、引入儿童化妆品专属标志等。零容忍、严监管,儿童彩妆才能从玩具堆里细分出来,不至于成为没人问没人管的一大隐患。

“裸奔”的儿童彩妆,不该成为孩子爱美的梦魇。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邓海建

编辑 黄静

红星评论投稿邮箱:hxpl2020@qq.com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特别声明:本文为人民日报新媒体平台“人民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人民日报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写下你的评论

热门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tem.content}}

最新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ndex}}
{{cell.app_user_name}} {{cell.news_timestamp}} {{cell.like_num}} 赞

{{cell.content}}

{{item.content}}

已加载全部内容
相关推荐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