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郭刚堂助人寻亲脚步不停 郭振留在养父母身边

河南青年时报

|

2021-07-23 11:26:15

7月12日,郭刚堂认亲后第二天,便逐渐从公众的视野中淡出。

郭刚堂是谁?他是6年前电影《失孤》主角雷泽宽的原型。

24年前,为了寻回被拐的2岁半儿子郭振,郭刚堂踏上漫漫寻子路。今年3月初,山东“拉面哥”火爆全网,郭刚堂在“拉面哥”摊前寻子,吃了一碗面,拿着寻子海报站了一整天。

24年的努力没白费,今年7月11日,郭刚堂找回了失散24年的儿子,这应了他此前的一句话:“余生圆梦。”

2010年8月8日,山东聊城,郭刚堂展示寻子信息。人民视觉 图

【认亲】父子24年后再相见

“要一个大红包。”

“装多少钱?”

“装一万块钱。”

7月初,郭刚堂出现在一个卖红包的摊位前,面带微笑,一同来的还有妻子张文革,在摊前,夫妻俩挑选着红包。即将见到24年未曾谋面的儿子,夫妻俩“比订婚还高兴呢”。

“这么多年,也没养孩子,压岁钱一年一年,二十多年也没给过孩子。”郭刚堂接受陈鲁豫采访时说。

7月11日,郭刚堂期待的这天来了。山东、河南两地公安机关在山东省聊城市,为郭刚堂、郭振一家人举行了认亲仪式,离散24年的亲人终获团聚。

郭刚堂与郭振抱在一起,郭刚堂难掩内心的激动,喜极而泣。当天,郭刚堂在今日头条发文称:“今天对于我来说很重要。”

郭刚堂夫妻俩与儿子郭振终获团聚 图据中国警方在线

在后来发布的短视频中郭刚堂坦言:“这24年,可能是人一辈子最好的一段,说心里话,我不恨别人,有时候我在恨我自己。”

24年前,1997年9月21日,山东聊城的郭刚堂夫妇年方2岁半的儿子郭振被人贩子拐走,自此下落不明。郭刚堂踏上寻子之路,行程逾50万公里,报废10辆摩托车。电影《失孤》便是以郭刚堂为原型创作。

“我动了,才有可能找回孩子;我不动,机会只会变得更小。”寻子几个月后,不到三十岁的郭刚堂从黑发变成了白发。

7月13日上午10点,公安部在北京瑞安宾馆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团圆行动最新成效及郭刚堂儿子被拐案件侦破情况。

山东省公安厅刑侦局局长李民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详细介绍了郭振被拐卖案的侦破过程:“在公安部刑侦局直接指挥和河南、山西两地公安机关的大力配合下,山东公安机关成功侦破聊城‘1997.9.21’郭振被拐案,抓获2名犯罪嫌疑人。”李民介绍,1997年9月,郭振被拐案发生后,山东聊城公安机关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工作,受当时条件所限,案件没能及时侦破,24年来,一代又一代刑侦民警始终没有放弃,坚持不懈、接续侦查。

“2000年DNA技术开始应用于打拐工作时,我们及时采集郭刚堂夫妇的DNA信息入库比对,随着技术发展,又多次补充完善他的DNA数据,但让人感到遗憾的是,由于孩子郭振之前从未被采集过DNA信息,所以多年来一直未能比中。”6月中旬,案件取得新进展,刑侦民警在河南发现疑似郭振下落,通过采血进行DNA比对,最终确认了郭振的身份,并抓获当年作案的两名人贩子。

“我们由衷地感到高兴,也完成了多年的心愿。”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童碧山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直播】希望大家不要去打扰郭振

7月11日,郭刚堂一家与郭振认亲后,郭刚堂便淡出了公众视野,一时间,他拒绝了所有媒体的专访,而郭振也被郭刚堂保护起来,并未暴露在大众面前。

实际上,早在6月20日,父亲节当天,郭刚堂就从警方获知了郭振被找到的消息。儿子已是一名教师,模样随父亲郭刚堂多一些。

“郭振找到了,感谢党,感谢国家,感谢我们的人民警察,特别是一线干警。”7月13日晚,郭刚堂录制短视频,感谢关注他们一家的人。郭刚堂还说:“我呢,也想尽快回归生活,希望大家给予支持和理解。希望大家不要去打扰郭振。”

7月14日,认亲的第三天,郭刚堂首次接受连麦四川观察,直播讲述认亲细节。

他说,当锁定郭振信息的时候,警察组成精兵强将,用9天时间,把所有的信息理清楚,这让他很感动。“我要发自肺腑地说,我真正明白了什么是人民警察为人民服务,理解了警察保民平安的真正内涵。”说到这里,他的声音一度哽咽。

郭刚堂称认亲现场所有环节都很贴心,“认亲现场所有的布局都是家的感觉,做了一桌子我们聊城地地道道的家乡菜”。

认亲现场,郭刚堂见到郭振的那一刻,手捂住眼睛,泪水直接往下淌。“说心里话,我见到孩子后,大家可以看到,我把手捂向了脸部,我不想让孩子看到一个父亲的不堪一击,这样的脆弱。其实,这不是我想要的。”郭刚堂说,他一直想留给孩子一个坚强父亲的形象,但在骨肉团聚的那一刹那,泪水是收不住的。

很多网友注意到郭振没有哭,郭刚堂回应称“我觉得男人如果不掉眼泪不证明他内心不柔软,不证明他不是一个性情中人”。

认亲后,郭振和郭刚堂一家相处如何?郭刚堂也在直播中给出了答案,“现在这两三天时间,我们三个人特别融洽”。

郭刚堂直言,他们和郭振有讲不完的话,但都是憋着的,为什么呢?郭刚堂说,因为他们要给彼此一个磨合的时间,也希望网友给他们时间。

郭振养父母年龄较大,据媒体报道郭振打算留在他们身边,对此,郭刚堂说,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担当,没有必要给他讲太多的东西。“希望全国关心我们的网友,对于郭振的事情,尽量有事情找老郭就行了,不要去打扰郭振的私人空间,这个我觉得对孩子不公平,不管怎么说孩子是最无辜的。”

从晚上7点52分一直到9点51分,近两小时的直播,郭刚堂脸上多了一些笑容。

【探访】创办网站和协会帮人寻亲

最近几日,郭振被寻回的消息由媒体传到郭刚堂老家山东省聊城市,全国媒体蜂拥而至,郭刚堂所在的李太屯小区,成了众多媒体和网红打卡的地方。

这里大多数住户跟郭刚堂同村,属于回迁小区,“搬过来七年了”。一说起郭刚堂,同一小区的邻居都知道郭振已被找回。

李太屯社区党群服务中心设在小区内,一名自称社区书记但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告诉记者,最近有很多媒体来此采访,但当事人郭刚堂不愿意再被曝光。

2012年,寻子过程中,郭刚堂创立了天涯寻亲网,2014年,又建了天涯寻亲协会,他先后帮助过很多家庭找到了自己的亲人。

在社区党群服务中心,一楼一间没有任何标牌的不起眼的办公室,这是郭刚堂创办的天涯寻亲协会的办公所在地。

“他不让别人看他的办公室,他还没回来,媒体太多了。”上述社区书记说,办公室四十多平方米,平时只有郭刚堂在这里办公,但协会还有其他人,“2018年搬迁至此,只要不出远门,他基本上都会来这儿办公”。

距离此处5公里的聊城市军队离退休干部活动中心,曾是天涯寻亲协会搬迁之前的办公地。

“原来的社会服务中心确实在我们这,(天涯寻亲协会)在这里有两年,原先在三楼一间办公室。”聊城市军队离退休干部活动中心的工作人员李东(化名)说,天涯寻亲协会属于慈善类,所以我们让郭刚堂免费用这儿的办公室。

“他在三楼办公,经常来。”李东说,自己2013年到此工作,曾与郭刚堂接触过两三次,他回忆,对于丢失孩子和孤寡老人的家庭,郭刚堂都很热心地在天涯寻亲网上发布信息,帮忙寻找。

三楼这间郭刚堂此前的办公地,面积30多平方米,如今已经用作书画展览室。

“在我的屋里,我们聊过两次天。”李东说,郭刚堂确实跟新闻报道的一样,为了找孩子,报废了十辆摩托车,很不容易,“这个人很善良,很朴实憨厚。一颗大爱的心,不管是谁来找他,甚至有时候中午饭都没吃,到一两点,还在办公室帮忙发布信息找孩子”。

“这个人很好,无法用语言表达,说他是活雷锋不为过。”李东指着眼前的屋子说,他就在这儿办公,屋内有很多桌子,供志愿者办公。

【未来】助人寻亲的脚步不停

郭刚堂与郭振认亲后,《失孤》片方华谊兄弟在官方微博发布团圆版海报送上祝福:“这是电影最好的结局,愿天下无拐,愿世间永无分离。”

郭振被寻回了,未来的郭刚堂将会有何打算,还会坚持帮别人寻亲吗?7月14日晚,郭振再次发布短视频,给出了答案:“找到了,但寻亲的脚步不会停止。”

“前一段有一个家长给我说,老郭我们希望你找到孩子,又不希望你找到孩子,我们担心的是什么呢?假设你找到孩子了,这件事情你可能不往下做了。”郭刚堂说,未来他愿意陪着所有家庭走下去。“前一段时间,我就直接给他说,即使有一天郭振回来了,我也会一直在寻亲的路上,所以我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也会尽己所能,用我的真诚,用我24年的心路历程,陪着所有的失亲家庭一起走下去。”

6年前,刘德华主演的打拐题材电影《失孤》上映,引发众多关注。而6年后,电影《失孤》迎来了圆满的结局。

7月16日,“世界打拐日”,接棒《失孤》,电影《天下无拐》上映。前一天,7月15日,郭刚堂在朋友圈分享电影上映消息,并配文“天下无拐=万家团圆”。

电影《失孤》画面 视频截图

【聚焦】更多“蹭热度”的寻亲人还在路上

据媒体报道,郭振表示以后继续在养父母身边生活,假期会经常回亲生父母家看看。“我们就当是一门亲戚去走动,就两个字‘真诚’。”郭刚堂在自己发布的视频中表示,会尊重、接受孩子的意愿。

郭刚堂寻子24年,郭振却打算留在养父母身边,引起网友的热烈讨论。

此前,“梅姨案”中被拐少年申聪被找回,如今申聪已回到申军良身边一年时间。“找孩子的时候,我想的就是找到后一定要让养父母也坐牢。”申军良说,没找到孩子的时候想的是要追究养父母的责任,但是后来孩子找到了又有了顾虑。

申军良表示,儿子申聪至今也并没有和养父母那边断了联系,孩子也表示不会忘记“养育之恩”。

“作为一名父亲是无法原谅买孩子这种行为的。”申军良说,不追究养父母责任,不代表自己原谅了他们。

如果亲生父母追责的话,养父母是否应该进行赔偿?著名刑事辩护律师付建表示,根据法律规定,严重的可能受到刑事处罚,民事上可能会要求进行一定赔偿。

“存在亲生父母向养父母追责的情况,但更多亲生父母会把矛头指向犯罪嫌疑人。”付建称,他所了解的情况是,现实中亲生父母向养父母追责的比较少,可能只占20%左右。

7月14日,记者探访郭刚堂家所在的李太屯小区时,一位打着“蹭热度”名义的人将自己的三轮代步车停在小区门口。

这辆全封闭式的代步三轮车上,贴满了寻人启事。59岁的姚福吉指着上面其中一张照片说:“这就是我的女儿姚丽,1994年1月15日出生,今年快28岁了。她失踪时有1.62米,面部最明显的特征是右眼角下有个红点。”

经采访得知,黑龙江人姚福吉,已经找了女儿13年。他的女儿姚丽14岁时失踪,此后杳无音信。为了找到女儿,姚福吉骑着三轮车从山东东营冒着大雨赶到聊城想“蹭”着郭刚堂的热度,将寻女的消息扩散得更远。

车身贴着的寻人启事,不仅有女儿姚丽的,还有沈阳失踪孩子池阳的,还有1995年丢失的双胞胎男孩。

姚福吉说,这些寻人启事,都是他遇到的寻亲家属提供的,他将自己女儿的寻人启事交给对方,也将对方的寻亲信息贴在了自己的三轮车上。

来源 河南青年时报·东风新闻

记者 弯文奎 张晶晶/文图

编辑 杨阳

校对 王冰

审核 田震

特别声明:本文为人民日报新媒体平台“人民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人民日报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写下你的评论

热门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tem.content}}

最新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ndex}}
{{cell.app_user_name}} {{cell.news_timestamp}} {{cell.like_num}} 赞

{{cell.content}}

{{item.content}}

已加载全部内容
相关推荐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