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聊城:水韵在传承

半月谈新媒体

|

2020-11-26 17:27:56

泰山东峙,黄河西邻,岳色涛声,凭栏把酒无限好;层台射书,微乡明志,人杰地灵,登楼怀古有余馨——有着600多年历史的光岳楼上的这副楹联,道尽了“江北水城”山东省聊城市的独特风情。

聊城因黄河而筑,因运河而兴。千百年来,在黄河与运河的滋养下,地处鲁西北的聊城多出了几分灵动。这里的人民倍加珍惜传承悠久的水文化,小心呵护着稀缺的水资源,在与水共舞中谱写发展新篇章。

1

“水城”也曾缺水

黄河在聊城市境内蜿蜒130多公里,京杭大运河自南向北穿越聊城而过。

统计数据显示,聊城全市流域面积在3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有23条、10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有3条。遍布聊城的水系,滋养了聊城市一系列特色的农副产品品牌。东阿阿胶、莘县蔬菜、冠县鸭梨、丁马甲鱼、茌平圆铃大枣等闻名遐迩,引黄灌溉更是让聊城成为连年丰收的种粮大市。

然而,即便“水城”也会缺水。聊城市水利局的数据显示,聊城全市农田660万亩,其中需要引黄灌溉的面积就有600多万亩;聊城市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仅206立方米,为全国人均占有量的1/10。

“聊城一些河流只有汛期有水长流,生态基础流量匮乏,会出现季节性断流。”聊城市生态环境局水生态环境科科长张震介绍,由于客水资源不足,聊城市水系自净能力差、环境容量不足。

为充分利用好宝贵的水资源,聊城市明确提出,坚持以水定城、以水定人、以水定产、以水定发展,强化水资源承载能力在区域发展、城镇化建设、产业布局等方面的刚性约束。

今年,聊城启动总投资为44亿元的引黄灌区农业节水工程建设,通过完善骨干和末级灌排体系、田间节水体系等,实现引黄灌区高效配水,解决因“毛细血管”不畅导致的水资源浪费。

在聊城新凤祥集团打造的智能化果园,传统的果树种植方式正在改头换面。企业引进先进的灌溉设备及全自动集成控制系统,在苹果树根部铺设水管,配上微型开关,通过电脑控制将水和养分输送至树根。一名技术师在3天内就能将1500亩果园轮灌一遍,让农业不再“大水漫灌”。

冬日的聊城市东昌湖,宛如仙境 朱玉东 摄

2

“水城”着力治水

黄河含沙量高,引黄必引沙,每年都有大量淤沙沉积在引黄沉沙池周围。聊城位山灌区沉沙池规模全国最大,周边居民对沙尘袭击曾司空见惯,“一人一天二两土,白天不够晚上补”。

对此,聊城在位山灌区展开大规模、长周期的绿色生态建设,在多引水、扩水面、建水系的基础上,引进防风固沙功能强大的林下作物,建设“沙洲”“湿地岛”等生态景观,扩充湿地公园面积,逐步实现沉沙池片区的生态复原。

在位山灌区东沉沙池,半月谈记者看到,昔日年沉沙量上百万立方米的沉沙池,被绿树林立、清水环绕的位山黄河公园取代,莲叶、蒲草、芦苇间,锦鲤穿梭;保护区域内,水鸟悠然游弋。聊城市位山灌区管理处副主任秦月成介绍,公园吸引了白鹭、灰鹤、天鹅等珍稀鸟类回归,有摄影爱好者还拍摄到了“鸟中大熊猫”震旦鸦雀。

小心呵护脆弱的水环境,聊城一直在努力。2018年,聊城颁布水环境保护条例,实现水环境保护政府主导、部门联动、全民参与。2019年,聊城出台黑臭水体治理攻坚战作战实施方案——全市建成区基本消除生活污水直排口,实现污水管网全覆盖、污水全收集。今年年底前,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将基本消除。

在山东与河南两省交界处,一道大坝成为黄河与金堤河的分界线。坝头绿柳荫下,虫鸣鸟啼声声入耳,成群的白鹭栖息在岸边、小岛上。

在金堤河北大堤边做小生意的杨福明告诉半月谈记者,这里是金堤河的最下游,以前受上游排污影响,金堤河时常散发臭味,最近几年水质明显变好了。“气味没了,水也清澈了,来游玩的人也多了。”

山东省环保厅通报的结果显示,今年1至7月,聊城市水环境质量改善率排名山东省首位。

3

“水城”文化留住传统

城在水中、水在城中,城中有湖、湖中有城——这是聊城市独特的城市风貌。从聊城市区,穿过横跨东昌湖东西两岸的东昌大桥,就可以进入聊城古城。聊城有文物古迹400多处,它们以水为纽带,见证聊城漕运历史。光岳楼、山陕会馆、运河博物馆、水上古城等,凸显聊城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深厚底蕴。

位于聊城临清市的明代钞关,是全国唯一保存下来的运河钞关。明朝万历年间这里曾是全国八大钞关之首,总面积6000余平方米。临清市文物保护部门负责人告诉半月谈记者,为了加强保护,当地拆除了钞关院内非文物建筑,对院内南北穿厅、船料房、书卷房、主事官房等古建筑进行了科学修缮,并对桥梁、甬道等附属设施进行维护整治。目前,临清钞关每年接待游客6万多人次。

由商人出资,历时66年、耗资白银6万余两建成的聊城山陕会馆,曾是清代商人们落脚休憩、喝茶听曲的场所。一廊一柱、一雕一刻无不讲究。由于长期自然风化、雨雪侵蚀等影响,山陕会馆部分建筑物地基下沉,墙体酥裂倾斜,顶部房脊出现裂缝,屋顶的板瓦、筒瓦龟裂断裂。2014年3月,山陕会馆启动整体保护维修工程,在修旧如旧原则的指导下,分3期进行修缮。

有形的建筑遗产于“静”中保存,无形的漕运文化遗产则在“动”中传承。漕运兴盛给聊城留下了伞棒舞、冯圈竹马、肘捶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新时代文明建设的实践中,这些曾经灯火飘摇的传统艺术重新焕发生机。

“众将官,上马!”鼓声响起,一出《三请樊梨花》在临清市烟店镇冯圈村拉开帷幕。出生于1982年的徐俊,是这支“冯圈竹马”演出队伍里最年轻的成员。

有着200多年历史的“冯圈竹马”,仅一身行头就有20多公斤,演出既耗体力又耗时间。这一兼有体育和文化属性的艺术形式几近失传。如今,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冯圈竹马”有了稳定的传承和演出队伍。

“我最初是被婆婆拉来的,现在越练越喜欢。”徐俊说,虽然80后普遍对传统戏曲、曲艺缺乏了解,但两年时间下来,传统艺术的深厚底蕴和明显的健身效果,让她乐在其中。她说:“这是属于我们的文化,我作为年轻人,有责任把它传承下去。”

点击下图,订阅半月谈

 

来源:《半月谈》2020年第22期 

半月谈记者:陈灏|编辑:徐宁

特别声明:本文为人民日报新媒体平台“人民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人民日报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写下你的评论

热门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tem.content}}

最新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ndex}}
{{cell.app_user_name}} {{cell.news_timestamp}} {{cell.like_num}} 赞

{{cell.content}}

{{item.content}}

已加载全部内容
相关推荐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