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新生季,有多少“独”书之旅

广西日报

|

2020-09-18 13:40:44

近日,随着全国各大高校陆续开学,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为迎新设置“独立新生奖”冲上热搜。“学生无家长陪同报到的可获得奖励”这样的举措,在全国独此一份吗?9月17日、18日,柳州高校迎新,记者带着相关问题走近今年的新生。无论是来柳新生,还是离柳新生,他们当中有多少人选择“无家长陪同报到”的“独”书之旅呢?


家长与孩子在校门前合影留念。


新生独自进校 家长“云”参观


9月17日,广西科技大学2020届本科新生正式到校报到。与往年不同,今年由于疫情防控需要,广科大的新生将“独自”进校,家长们最多只能送到校门外。


拿着大包小包的大一新生走在校园内。


来自湖南的小高说,由于父母工作比较忙,他选择独自来报到。原本父母打算请假陪他一起,可他拒绝了,反正父母也不能进校参观,正好给他一次锻炼的机会。比起离开亲人的不舍,他更多的是对校园生活的期待。


今年,独自来广科大报到的新生还有很多,他们大部分选择提前联络好同区域的校友,结伴而行。“我们这个团队有十三个同学,搭乘飞机,都是新生,都来自海南。”小张说,收到录取通知书后,他就加入了广科大的新生群,很快就在里边寻找到了海南的小伙伴。“组团报到”既能让父母放心,又能拉近同学间的感情,一路上大家说说笑笑,也不觉得孤单。


“进了学校,给爸爸妈妈拍个视频,看看你的宿舍、饭堂好不好……”冯女士站在校门口,一直叮嘱女儿。冯女士一家来自安徽,得知女儿被广科大录取后,她和丈夫决定自驾送女儿来柳州。沿途一家人游玩了许多地方,还特意去看了桂林山水。


“送行,是为了留住我们这个家庭的欢乐时光,多一分念想。”冯女士说着,眼眶有点湿润。女儿进校不久后,给她发来了报到处的视频,看到学生们有序地填写资料,每个学生身边都有迎新志愿者陪同,她也渐渐放心了。


对于不能参观校园,家长们都表示遗憾,但能理解校方的规定。许多区外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后,决定当天返程,但看着孩子远去的背影,他们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校门口阴凉处等待——“拍个视频,发几条微信,知道孩子办好手续了我们再走”。


珍惜一起的时光 “就当带爸妈去玩”


今年,19岁的小甘考取了心仪的重庆工商大学。学校的新生报到日期是9月22日,小甘和父母早早做好计划,打算本周六即9月19日一家三口一起前往重庆,以便提前熟悉环境。


小甘说,她在家是独生女,父母十分宠爱。高中时,她曾经和同学去过重庆旅游,被这座历史文化名城深厚的底蕴、独特的城市面貌深深吸引,所以,自己的第一志愿就填报了这所大学。


拿到录取通知书之后,小甘并没有主动提出要父母陪同去入学。倒是母亲紧张“张罗”起来,提出利用周末加上两天年休假陪她去入学。一家三口敲定一致意见后,很快预定好交通和住宿。


对于父母要陪自己入学,小甘表示,上大学,意味着要离开父母,开启人生的新阶段;如果以后工作也不在父母身边,那么,其实和父母相处的时间会越来越少。已经去过重庆的小甘笑言:“就当带爸妈去玩一次了。”


“老带新”特殊关照是传统


据了解,广西科技大学的迎新模式为一名志愿者精准对接一名新生,如遇独自报到并且行李较多的同学,还会适当增加人手。这个传统延续了很多年。


广科大计通学院学生会主席容武锦告诉记者:“新生来校前,学校会为他们组建一个微信群。而每个学院的学生会,又分别给本专业的新生再建群。我们计通学院今年新生分了7个群,每个群由一名带班党员负责跟新生沟通,答疑。”


新生达到火车站、校门口,整个行程带班党员都知道,可以让志愿者和新生“无缝”对接,最大化地为新生提供便利。对那些独自一人到校的新生,带班党员也会及时关注。


除此之外,在新生办完所有手续,安顿好后,各学院的老师、学生会成员还会到宿舍走访,“即便独自一人来校,也不会孤单,我们晚上会开展班会等活动,让大家畅所欲言”。


过来人:独自报到收获更多成长


大学新生独自去报到上热搜,也勾起不少大学毕业多年人士的回忆。


在柳州一国企从事管理工作的秦先生,于1999年上大学。当年,家里条件有限,父亲只把他送到村口就回头了。他坐三马车转中巴转大巴再转火车,最后到达武汉,一路上发生的事至今仍记忆犹新。


秦说,当年银行卡还没有全国通存通兑,家长凑的4500元学费和生活费,只能通过银行电汇到武汉。结果,他到了学校才发现,汇的钱还没到,没法办理入学手续。


好在,学校得知秦是一个人来报到,便对他一路绿灯,在没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让一名学长带着他安排了宿舍,办了饭卡,领了课本。所有手续都是汇款到了之后才补的。“经过那一系列波折,后来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不再害怕了。”秦说。


柳州妹顾女士当年也是自己去南京报到的。独自前往倒不是家庭条件不允许,而是她执意要求,甚至威胁父母“你们陪着,我就不读了”。那一年是2003年,非典刚过,家人对她这个决定很不支持,但拗不过她,只好同意。


一路上,顾倒没遇到像秦那样的波折,但她认为,那一趟旅程让她成长比同班同学都快。对于即将上大学的新生,她一直都建议他们独自去报到,那分收获,是上了大一熟悉学校和路程后再独自出行所不能比拟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人民日报新媒体平台“人民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人民日报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写下你的评论

热门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tem.content}}

最新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ndex}}
{{cell.app_user_name}} {{cell.news_timestamp}} {{cell.like_num}} 赞

{{cell.content}}

{{item.content}}

已加载全部内容
相关推荐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