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5万一平的学区房上热搜,记者带你看济南学区房众生相

济南时报

|

2020-09-10 12:55:02

灰色的楼体,偶尔裸露出的红砖,昏暗的楼道,原始的天井。位于经七路旁的乐山小区,这个在旁人眼里破败的“老破小”,因为距离一所名校很近,身价倍增,成为济南著名的“学区房”。

唠嗑的老年人、戴着红领巾嬉闹的孩童、穿着工装的房产中介穿梭其中,给这个建于上世纪80年代末的小区增添了活力。但紧闭的门窗将外面的喧闹隔开,门内,承载着一个又一个家庭对于孩子优质教育的希望。

乐山小区4号楼天井

“买的不是学区房,是孩子的朋友圈”

从决定购买一套乐山小区的房子,到顺利拿到钥匙,李琳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55平方米,成交价173万,每平单价3.14万元。

2018年6月,李琳在生产前一天拿到了房子钥匙,她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了,这套房子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样,都承载着她的希冀。但同时,每个月近万元的房贷又像一块新的石头,砸向了她的生活。

李琳回忆起一件事,在她上大学期间,曾在辅导班兼职,那时,一个在重点小学就读的孩子的学习成绩比普通学校第一名孩子的分数还要高。李琳说,虽然过去了6年,但这件事她仍记忆犹新。除此之外,促使李琳买学区房的重要原因,是周围同事朋友都在买,“买的不是学区房,是孩子的朋友圈。”她如此总结。

李琳说,她看过的很多学区房,居住环境都不很让人满意。曾有中介带她去看过一处楼体外观是粉红色、实际房龄超过30年的房子。七拐八拐走到楼前,却发现除了楼前堆满杂物,参天的大树还遮挡了这栋房子的大多数光源,即便在白天,沿着楼道往上走,也需要用手机开着手电筒才能看得清路,那次,她“落荒而逃”。

虽然后来购买的房子条件要好些,至少在上楼时,还有昏黄的灯光照亮楼道。但从拿到房子钥匙后,李琳去的次数屈指可数,即便后来在将房子出租时,她都宁愿在楼下待着,也不愿上去多看一眼。

乐山小区一楼楼道处停满电瓶车

“好的房子在三四天里成交是常态”

9月6日深夜,房产经纪人于震在自己朋友圈发了一张图片,其内容显示,自8月28日至9月6日,学区共成交房产18套,价格在160万至280万不等。其中,乐山小区共成交3套,分别是55.94平方米(180万)、56.23平方米(180万)、69平方米(214万),均价3.2万元/每平米。

于震做房产中介已经4年了,主卖学区房。据他介绍,乐山小区以房龄新、距离学校近、房价相对较低等优势,成为家长们购买学区房的首选,据他统计,乐山小区是附近学区房成交量最高的小区。

同一小区,房价却大不同。据介绍,由于学区的划分,乐山小区只有南区的1至9号楼、14号楼、15号楼等20栋楼称为“学区房”,该小区的其他楼对应的则是另一所学校。虽是一个小区,但因对应学校不同,房价差距在每平方米一万元左右。

近日,市区一套22平方米的平房以110万元成交,单价5万元/平方米的消息引起热议,于震却对此并不意外,在他眼里,房屋质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用最少的钱,让孩子上最好的学”。于震透露,由于学区房大多都是“老破小”,甚至有的房子厕所都是公共的,很多人在购买学区房后并不会选择居住,房子条件稍微好点的可以出租,不好的就空着。于震总结,4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成交量最高,也是最好卖的,“总价低,也能出租,上完学后也好出手。”

乐山小区4号楼,一天之前刚刚成交了一套房子,那套位于一楼、面积42.37平方米的房子,最终以160万元成交。于震回忆,在房子被售出前一天,他还带客户去看了该房,短短一天的时间,房子就被售出。于震对此习以为常,“好的房子在三四天里成交是常态,也有客户看完房子就立马拍板,当即付定金,怕房子被抢走。”

今年5月,于洪发将自己家37.71平方米、售价165万元的房子挂在了中介网上,他不厌其烦地跟每个来看房的人述说着这栋楼房的“光荣史”:“这个单元二楼三楼的孩子都考上了重点大学,还有一个考上了哈佛,这栋楼是有名的文曲星楼。”据他描述,他所在的单元里,共20家住户,只有一楼还有一家老住户,其他的都是为了孩子上学而搬来的新住户。“我这房子,不愁卖!”于洪发多次强调。

乐山小区一住户门口堆满杂物

“买学区房值得吗”

68岁的崔玉霞是乐山小区的“老住户”,从小区刚建,她便住了进来,如今已经30余年。但是这几年,崔玉霞觉得有些孤单,原先的老邻居们纷纷搬走,取而代之的是带着孩子搬进来的新面孔。崔玉霞也想过搬走,但她不敢,她想要留着老房子给外孙保留一个学籍。

下定决心买房时,李琳手里只有5万元存款,她没有犹豫,用最快速度向亲朋好友们筹借了60万元,付了首付。现在,李琳跟丈夫每月要还贷9000多元,占整体收入的三分之二,此外还欠了一大笔外债。

时隔一年,现在的李琳有些后悔了。她时常懊恼,自己买房时正是房价高点,如果放到现在,同样的价格能买到更好的学区、更大的户型。买这套学区房已经严重影响到她的生活质量,她已经近两年没有买过新衣服和化妆品,孩子穿的衣服也是自己母亲缝制的,这更加剧了她后悔的情绪,她说自己的大学同学,有的研究生刚毕业,有的还未结婚生子,而自己才28岁,却因为一套学区房生活的像四五十岁的人。

因为买了学区房导致经济窘迫,李琳觉得自己愧对父母和孩子,“不得不啃老,我很想送孩子去上幼托,也考察过几家,一个月需要五六千元。但是因为手上没钱,只能继续啃老,让老人帮忙带孩子。”

“买学区房值得吗?”李林反复问自己。她现在很迷茫,她不知道倾尽所有买的一套学区房到底是圆自己心底的优质教育梦,还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是个合格的母亲。

跟李琳买在同一栋楼的张清美却觉得,买一套学区房是她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之一。“离学校两步就到了,接送起来也方便,孩子写作业都比以前工整了。”她自顾自地笑了起来,仿佛看到了孩子因一套房子而灿烂的人生。(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新时报记者:梅寒

编辑:卢婷

特别声明:本文为人民日报新媒体平台“人民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人民日报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写下你的评论

热门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tem.content}}

最新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ndex}}
{{cell.app_user_name}} {{cell.news_timestamp}} {{cell.like_num}} 赞

{{cell.content}}

{{item.content}}

已加载全部内容
相关推荐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