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被取消的“巴黎时装周”背后:保镖、保洁、美甲师……产业链上“螺丝钉”都怎么活

红星新闻

|

2020-07-06 19:05:25

时装周产业链养活了一批人 图据《纽约时报》

如果没有新冠疫情,过去的这个周末,数百名时尚界人士本该齐聚巴黎,出席各种高级定制时装秀。时装周不仅有着设计师的创意、工艺和美学品味,对更多人来说,同样是一个重要的、赖以生存的就业机会。

在时装周期间,名人们华丽亮相的背后,是一大批各环节的承揽人,从灯光师、摄影师、美甲师、化妆师到裁缝、音乐家,再到花店老板和安保人员。每一个角色都是必不可少的“螺丝钉”。

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一场又一场的大秀宣布取消,对于靠着时装周产业链生活的人而言,无疑是巨大的冲击。那么,他们正经历着一个怎么样的2020年?

大秀开始前

“巴黎时装周的收入占我一年收入的60%,所以本季没有‘高定秀’对我来说是笔巨大的损失。”在谈到疫情带来的影响时,巴黎著名保镖、水牛保安公司老板Jacques Negrit说道。对于保镖们来说,时装周带来的工作机会并不局限于秀场的安保,还包括时装发布会、高定试衣间、名流私人行程和鸡尾酒会。

Jacques在巴黎时装周担任保镖长达20年,现在,他运营着一家以时装周保安服务为基础业务的公司。保镖们需要确保秀场和后台的安全,并在秀场密集、时间紧张的情况下,为大量参与者规划行程。在高级时装周期间,他的手下约有200名临时保镖参与安保任务。但对于充满不确定的下一个时装周,Jacques仍然充满信心。

Neve清洁公司的工作人员为2020年秋季圣罗兰时装秀T台做准备工作 图据《纽约时报》

内维(Neve)清洁公司创始人,曾承办香奈儿、迪奥、圣罗兰等多个品牌秀场清洁工作的Jacques-André Henriquez表示,原本预计在7月能通过每周7-8场的清洁任务,赚12万-15万欧元。但时装周的取消让他只能暂时“转行”,参与一些品牌的摄影活动,薪水随即锐减到1.5-2万欧元。

不过幸运的是,相较于之前的12名员工,现在的他只需要负担一位员工的工资,凭借摄影撑到下一个时装周,对他来说或许并不困难。

T台后面的人

工作了30余年的发型师Yesmin O'Brien是伦敦地区一家发廊的主管。同时,她作为国际知名发型师Sam McKnight的团队成员,已经连续13年出现在各大时装秀场的幕后。她向《纽约时报》记者介绍说,像巴黎时装周一类的大型秀场,每名模特需要配备一名发型师、一名造型师和一名“观察者”,来确保造型绝对完美,合乎品牌方和老板Sam的要求。

去年芬迪的高定时装秀,Sam团队为每件时装搭配了彩色假发 图据《纽约时报》

Yesmin表示,如果不能做到行业巅峰,就别想在时装周赚钱。她这13年来不断参与时装周,更多地是为了与老板Sam一起工作,成为时尚舞台的一部分,但今年“什么也没有”。虽然时装周暂时取消,但她仍在继续创作发型作品,等待着时装周的重新回归。

而从业17年的化妆师Eny Whitehead就没那么幸运了,曾经在时装周一天为3-4人工作的她,在近三个月内没有任何收入,只能靠着每月1500欧元的政府援助生存。她表示,虽然很多广告拍摄活动已经重启,但因为坐飞机有风险,广告商们只能寻找当地的化妆团队。

不仅如此,由于视频广告的形式限制,品牌对于化妆师的需求大大降低,通常只需要一名化妆师和一名化妆助理。相比于迪奥时装秀场下40名化妆师的规模,这种改变不仅大大减少了化妆师的收入,而且让同行之间缺少交流和启发。

镁光灯下

回到镁光灯聚集的舞台,离舞台最近的服装设计师和模特受着更为直接的影响。

33岁的自由打样师和裁缝Charly Lavado似乎要为自己向往的“自由”买单了。过去八年来,他一直在巴黎为迪奥兼职工作。因为喜欢自由职业者的灵活性,他没有选择留在工作室工作,只在每年1月和7月的时装周前工作两个月左右。在今年3月欧洲各国宣布实施封锁计划之后,包括迪奥在内的所有法国时装公司都取消了临时合同。

“我过去存了点钱,但是如果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一切都没有进展,我可能不得不重新寻找工作。”被取消了合同的Charly说道。

Naki Depass在华伦天奴2019年春季时装秀上 图据《纽约时报》

五年前,22岁的模特Naki Depass在欧洲开启了自己的模特生涯。她职业生涯的首次亮相就登上了巴宝莉、普拉达的T台,随后的五年内,这位牙买加女孩的身影出现在了包括爱马仕等17个国际大牌的秀场,并入选2016年全球黑人模特“50强”。

即便已经在业界小有名气,对于疫情带来的持续影响,Naki仍然感到十分无力:“自从我开始工作以来,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停工,我发现自己真的特别想念工作。我不希望停工持续太久了,不然等工作重新开始的时候,客户们就会去寻找‘新的灵感’了。”

6月6日,一份由意大利奢侈品委员会Altagamma、波士顿咨询集团(BCG)和美国投资公司Bernstein联合发布的报告预测,奢侈品行业2020年的销售额将损失300 - 400亿欧元。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徐缓 实习生 景钰雯

编辑 张寻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特别声明:本文为人民日报新媒体平台“人民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人民日报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写下你的评论

热门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tem.content}}

最新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ndex}}
{{cell.app_user_name}} {{cell.news_timestamp}} {{cell.like_num}} 赞

{{cell.content}}

{{item.content}}

已加载全部内容
相关推荐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