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人民号首页,人民号缩略图,人民号logo

在路上|桃坪羌寨 崇山峻岭中的神秘古堡

燕赵都市报

|

2020-05-26 23:45:53

这里,是世界上保存最完整的碉楼与民居融为一体的古建筑群,享有“天然空调”美名;这里,有着完善的地下水网、四通八达的通道和碉楼合一的迷宫式建筑艺术,被中外学者誉为“羌族建筑艺术活化石”;这里,在时光的风雨中矗立了2000多年的古老民居,讲述着一方源远流长的民族文化……它,就是“东方神秘古堡”桃坪羌寨。

桃坪羌寨,羌语“契子”,位于云南大理县桃坪乡,距大理县城40公里,成都市区139公里。桃坪羌寨历史悠久,始建于公元前111年,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这里的羌族是个古老的民族,他们自称“尔玛”,意即“本地人”,传说是大禹的后裔。

民居

依山而居,累石为室

我们的车子刚进山口,便远远望见了两座直刺云霄、宝剑一样的建筑,随行的大理朋友说,那就是羌寨中的地标建筑——羌碉。

临近中午,阳光送来了新鲜的气息。寨中人或挑水打柴,或坐于石屋顶上,或在门口搓着苞谷,一切都像放慢的镜头,一顿一挫,缓缓前进。石巷深处清晰地传来几声犬吠,将羌寨的那份自然与淳朴,淡泊与从容,漂洗得纹理分明。走在光滑的石板路上,倾听着哒哒的历史回声,我们走进了羌寨的连绵画卷。

与别处少数民族村寨不同的是,桃坪羌寨没有建在群山包围的平原之上,而是“依山而居,累石为室”。褐色的石屋顺着山势逐次上排,随高就低,深浅自如,错落有致,美观自然。

古民居就近取材,利用附近山石,先在地面上掘出两米方形深沟,用大块石片砌成基脚,再用黄泥作浆,胶合片石。石墙自下而上逐渐见薄,逐层收缩,重心向内,相互挤压而得以牢固、安定。民居内房间宽阔,梁柱纵横,一般有二至三层,下层为牛羊圈舍或堆放农具,上层住人,房顶垒有“小塔”,供奉羌人的“白石神”(一块卵状白色石头)。屋顶结构层次由下至上,分别为主梁、椽子、劈材层、竹杆、黄刺、棕耙。

这种累石而成、颇具民族特色的民居,集数学、几何、力学为一体,彰显了羌族的悠久历史和文化智慧。

寨民介绍,这些民居施工时不绘图,不测算,不吊线,纯系手工砌成,但却结构匀称,棱角突兀,雄伟坚固,精巧别致,是世界建筑史上绝无仅有的一大奇观。寨中所有民居均相连相通,外墙混砌以卵石、片石,斑驳精美;石屋还建有低矮围墙,从中可以窥见远古羌人居“邛笼”的生活习俗。

羌碉

状如宝剑,直刺云霄

桃坪羌寨的标志性建筑是寨中的两座高大羌碉。远观状如宝剑,雄浑挺拔,直刺云霄,屹立于比肩走袂的村寨中,给人以视觉上的强烈震撼。在空旷的山坡上眺望羌碉,更有一种威严和肃杀之气,脑海中顿时浮现出那首伟人之词:“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堕,赖以拄其间!”

征得陈姓主人的同意后,我们登上了寨中一座羌碉。碉楼共有9层,高30米左右。羌碉当年主要起防御作用,故而在建筑上完全着眼于战争防御的功能考虑。每层四方均设有射击窗口,四季敞开,便于楼里的人探视外观,射杀外敌。楼顶设有“钟孔”,其功能和烽火台类似——古时一旦有外敌入侵,人不出楼即可敲钟报信。

站在羌碉楼顶的平台上纵目四望,全寨景象悉入眼底:远山如黛,郁郁葱葱;坡上民居如隐居林间的智者,质朴,厚重;民居错落排列,间以潺潺溪流,沿坡铺展开来,恰似一幅巨大的油画,景象清晰,生机盎然,美得令人叹为观止。

水网

纵横交错,水量丰沛

清澈的杂谷脑河水从桃坪羌寨前淙淙流过,给羌寨带来了生机,也带来了自豪。羌寨广场上塑有“大禹治水”雕像,据寨中老者介绍,当年大禹继任部落联盟总首领后,着手治理华夏水患,民间至今流传着禹王“三过家门而不入”的佳话。传说大禹就岀生于羌寨所在的川西北地区。

正因如此,寨中人对水有着特殊的感情,也就不难理解了。我们走在寨中的石板路上,耳边一直响着叮咚的水声,纵目四望却又寻不到水源。

经询问得知,羌寨的水源来自寨中设施完善的地下供水系统:水源引自远处的雪山,经过羌寨地下的暗沟,在寨内形成纵横交错的地下水网,全寨人因此吃上了“天然自来水”,水量丰沛且极为方便——揭开自家院中的地面石板,就可以从引水暗渠中取水。

纵横交错的水网,不仅方便了生活,还有消防、调节室温和湿度等作用。一旦发生战事,地下水网还可以成为逃生的暗道。古老民族的智慧,由此可见一斑。

巷道

各有“套路”,如入迷宫

羌寨中的巷道也是寨中一奇。古代村寨多采用东、西、南、北四门的建筑形式,而桃坪羌寨却一反传统,筑成了以羌碉为中心的8个放射状出入口,又与13条甬道织成了四通八达的路网,成为全寨的“经脉”。寨中人进出自如,畅通无阻;而外来人却如入迷宫,不辨东西。令人惊奇的是:这些通道虽然七歪八扭,却各有“套路”,寨民沿着通道可以迅速回到自己家或者到指定的人家。通道各处均设有射击暗孔,一旦发生战事,通道里可以伏兵,又可以驰援,还可以通道为掩体,向外射击。

神奇的路网、水网、房顶,构成了羌寨内地上、地下、空中立体交叉的交通网络和防御体系,高超的设计与建筑格局,引得海内外专家、学者、游客慕名而来,一探究竟。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战争的硝烟早已远去,唯有迎风而立的羌碉和民居在历史的沧桑变幻中默默守望,像极了羌族人民,豪气内敛,质朴淡然。流连于寨中那一面面石墙,迷宫般的巷道,蛛网般的地下水道,以及广场上矗立的图腾柱,无不让人感到有一种英雄豪气,在天地间纵横驰骋……

(燕都融媒体特约撰稿 钱国宏 文/图)

特别声明:本文为人民日报新媒体平台“人民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人民日报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写下你的评论

热门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tem.content}}

最新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ndex}}
{{cell.app_user_name}} {{cell.news_timestamp}} {{cell.like_num}} 赞

{{cell.content}}

{{item.content}}

已加载全部内容
相关推荐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