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热议:大规模在线教学史无前例,今年或迎新一轮教育变革元年

文汇报

|

2020-05-22 07:40:38

微信图片_20200522071117.jpg

■要以疫情引发的在线教学新常态为契机,大力推进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和“翻转课堂”,促进高等教育的教学内容、方法、模式和教学管理体制机制变革。政府和学校应通过线上线下学习空间融通,探索班级教学中针对学生特点的个性化实现方式

一场疫情,“意外”开启了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在线教学。一度被认为“离现实比较遥远”的学习新模式,伴随战“疫”提前到来。

几个月前,宅家上网课这件事,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战“疫”举措。但如今,“云课堂”开启着人们对于教育的深度思考。

数字时代的知识传播革命是否已然到来?未来的教育生态将是怎样的?我们需要为此做好哪些新的准备?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在线教学”是一个绝对热词,备受代表、委员关注。

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或是大势所趋

就在今年两会前,教育部公布最新统计:截至5月8日,全国1454所高校开展在线教学,参加在线学习的大学生共计1775万人,合计23亿人次。疫情期间开展的在线教学,是世界高等教育史上前所未有的创举和全球范围内的首次实验。截至5月11日,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浏览次数也达到20.73亿,访问人次17.11亿。

“2020年很有可能成为新常态下教育理念、教学技术和学习方式驱动的新一轮教育变革元年。”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大学副校长汪小帆给出了这样一个判断。

今年,汪小帆带到全国两会的多份提案都与教育相关,其中,他最关心的莫过于在线教学。“过去一般认为,学校只承担学生在校期间的教育。很多老师在这次大规模上网课之前也认为,自己对着一块屏幕是无法教书的。”而疫情期间开启的大规模在线教学虽然是迫不得已采取的举措,但无形中推动了教育理念的重塑。比如,有的老师为了在线教学的需要,把家中的书房布置成了立体的教学实验室。在实践中,老师们慢慢改变了“只有教室黑板面前的教学才是真教学”的观念,体会到了线上教学的灵活性和扩展性。

全国政协常委、上海市政协副主席、上海交通大学副校长黄震说,疫情下“停课不停教,停课不停学”,使在线教学得到普及,优质教育资源得到共享,师生对在线教学的认同度大幅提升。由此,对在线教学新常态的呼声越来越高。他建议,要以疫情引发的在线教学新常态为契机,大力推进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和“翻转课堂”,促进高等教育的教学内容、方法、模式和教学管理体制机制变革,打造面向未来的高等教育教学体系。

经过“压力测试”,大数据为常态化融合提供支撑

实际上,关于在线教育给知识传播带来的颠覆作用,这在教育学界内本不是新话题。无论是前些年基于慕课及相关技术发展而兴起的讨论,还是时下对校园里“翻转课堂”的诸多关注,在线教育的理念一度被认为“很美”,令学界困惑的只是:这种未来学习方式离我们还有多久?

事实可能是,未来已来。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开放大学校长袁雯认为,疫情期间各级各类学校启动的在线教学,堪称是一次“压力测试”:全国50万所各级各类学校信息化教学的基础设施已基本普及,进入实战成效如何?还有哪些地方需要改进?通过这次在线教学,有很多可以总结的经验。

“有预计表明,到2022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将达5000亿元。与这样的轰轰烈烈比较,在线教学在学校教育中的常态化运用却仍然不多,在线教学效果仍然不清晰,学习者学习大数据的采集和分析仍然薄弱。”袁雯认为,此次史无前例的在线教育实践,为后续在线教育的发展提供了难得的大规模数据支撑。

她建议,政府和学校应继续支持各级各类教师开展面授与线上学习的常态化融合,通过线上线下学习空间融通,探索班级教学中针对学生特点的个性化实现方式。

全国政协委员、同济大学副校长顾祥林认为,在线教学在迎来发展黄金期的同时,也有一些有待优化的空间。

首先,就学生受教育的过程来说,师生互动是教学中的关键环节。传统的线下课程除了教师对知识的讲解之外,还有与学生面对面的互动,教师在教授知识的同时还可以用行为感染学生。而从目前的线上课程实施效果看,部分课程互动效果欠佳。             “

更重要的是,在线课程目前仍停留于教知识的层面,关注的是知识点的传授,而在教育所承载的育人功能方面,还缺乏全面的考量。”顾祥林说。

加快推动高校教育教学变革,“指挥棒”首先要变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重构全球创新版图,如何扩大更多优质教育资源辐射?如何提高学习者的效率?不少委员都认为,大学是人类文明的灯塔,大学应该率先思考,在推进高等教育的过程中进一步求解。

汪小帆的看法是,在高等教育推进线上线下教育的融合发展,“指挥棒”很重要,建议支持更多教师持续开展线上教学方式探索,以及线下线上教学的深度融合。比如,要鼓励、允许每门课的教师把一定比例的教学时间用于线上教学改革。要通过建设一批线下线上融合教育的示范课程起到引领作用。             “

在线教育同样是教育,承担教育的职责和立德树人的本质要求。”袁雯认为,在线教育的形式,对现行教育管理体制提出了新的要求。她建议,尽快研究制定包括在线教育机构的资质、教学人员能力要求、人工智能技术应用规范、学习者学习数据管理等内容的在线教育产品开发导则,从机构和人员资质、技术可靠性和安全性、数据安全与隐私保护等方面做出明确规范。同时,应探索建立在线教育产品学习效果的监测指标体系和质量评价指标,真正体现以学习者为中心的在线教育理念。

作者:樊丽萍
编辑:王星
责任编辑:姜澎

特别声明:本文为人民日报新媒体平台“人民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人民日报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写下你的评论

热门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tem.content}}

最新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ndex}}
{{cell.app_user_name}} {{cell.news_timestamp}} {{cell.like_num}} 赞

{{cell.content}}

{{item.content}}

已加载全部内容
相关推荐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