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M2.5浓度反弹,官方回应来了

新京报

|

2020-03-25 13:04:22

1-2月两次明显的空气重污染过程是PM2.5反弹的原因,一次和保定等一带的烟花燃放有关,一次和东部唐山等一带的燃煤及工业排放有关。

生态环境部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至2月,北京地区PM2.5浓度同比反弹。3月25日,北京环保监测中心解读显示,今年1至2月两次明显的空气重污染过程,是PM2.5反弹的主要原因。

解读1:

为何在今年1-2月,北京出现了PM2.5浓度同比反弹?

1-2月两次明显的空气重污染过程是PM2.5反弹的原因,一次和保定等一带的烟花燃放有关,一次和东部唐山等一带的燃煤及工业排放有关。

PM2.5作为细颗粒物更容易在空气中悬浮、存留较长时间,因此具有较强的长距离传输特性。根据清华大学数值模型测算,今年1-2月,外来传输对北京市PM2.5贡献比率达到50%,远超往年30%左右的年均水平。

在春节和元宵节后的两次重污染过程中,外来传输更是达到58%-61%之间,其中春节期间1月24日-27日重污染过程主要以保定等一带烟花爆竹燃放污染传输为主;元宵节后2月9日-13日重污染过程主要来源是东部唐山等一带的燃煤和工业排放。重污染“以一当十”,对PM2.5浓度贡献突出,若扣除这两次重污染影响,1-2月累计浓度43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27%。

解读2:

疫情下生活生产强度下降,为什么北京还会有重污染?

本质还是区域排放仍较大,在短期极端不利气象条件下仍会形成空气重污染。

今年春节以来,受疫情影响,北京全市污染物排放总量大幅下降,但总体来看,北京降得多、区域降得少,城市降得多、农村降得少,生活源降得多、工业源降得少,在当前华北采暖季的大背景下,遇不利气象条件,区域的污染物汇聚到局部城市,仍会形成重污染过程。

虽然北京污染排放降幅较大,但仅占区域“2+26”城市排放总量的1%-6%。虽然城市移动源、生活面源等下降幅度较大,但区域农村散煤的燃烧有所反弹,据国家大气污染防治攻关联合中心统计,春节期间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民用散煤消耗量较节前增长了约30-40%。

同时,据生态环境部统计,区域“2+26”城市占大头的工业污染排放未有实质性下降,NOx、SO2排放量仍维持在总量的70%以上。此外,秸秆焚烧情况有明显增加,2月份华北六省市遥感监测到生物质燃烧火点个数2737个,相比1月增加2倍。

1月和2月华北六省市生物质燃烧火点分布。

区域整体保持着较高的污染排放水平,与此同时,环境容量整体下降超三成。由此可见,随着北京市PM2.5浓度不断的降低,区域传输的影响越来越大,北京市空气质量的改善越来越依赖区域的共同减排,特别是对于区域的燃煤及工业等排放的PM2.5前体物管控尤为重要。因此,持续加强区域协同减排,共同改善区域空气质量是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空气质量改善的关键。

解读3:

是何原因造成北京今天的空气污染?

本次污染过程区域传输贡献近70%,主要来自唐山、廊坊等东南部一带。从监测数据来看,24日上午,北京PM2.5浓度仍维持在1级优水平。受区域传输及不利气象条件影响,24日下午在偏南风作用下,PM2.5浓度快速升高,19时达到3级轻度污染,夜间污染进一步上升,25日3时达到4级中度污染级别,8时达到5级重度污染水平,期间,东南部较重,西北部较轻。

从PM2.5源解析结果来看,本次污染过程主要受东南区域传输影响。其中,北京市本地贡献占33%,区域传输贡献67%,区域传输中东南传输贡献42%,西南传输贡献8%;对北京区域传输贡献最大的城市和地区分别是:唐山(13%),山东(11%)、廊坊(8%)、天津(7%)。

总体来看,本次污染过程以东南传输为主,西南传输和高湿下积累贡献为辅。通俗来说,受扩散条件不利影响,北京上空就像盖了床大棉被,污染物被“捂住”了,扩散空间被压缩了。同时区域传输影响大,外面大量的污染物往北京等一带汇聚,造成了本次污染过程。

特别声明:本文为人民日报新媒体平台“人民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人民日报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写下你的评论

热门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tem.content}}

最新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ndex}}
{{cell.app_user_name}} {{cell.news_timestamp}} {{cell.like_num}} 赞

{{cell.content}}

{{item.content}}

已加载全部内容
相关推荐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