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逆行”驰援武汉,千里之外的爸爸视频唠叨了这些家常话

羊城派

|

2020-02-27 22:12:45

文、图/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王丹阳

通讯员 岳路建

2月25日晚上,支援武汉的重症科室护士关婉仪像往常一样每天通过视频通话和父母报平安:“爸爸你知道吗?每天6个小时后脱下防护服很累,但看着一个个重症病患逐渐好转,真为他们感到高兴。”

“是啊,我的女儿长大了。”父亲老关说。

一周前,他在视频里为女儿送行

女儿关婉仪今年23岁,是广东省人民医院南海医院青年突击队队员、共青团员、重症科室护士。父亲关远坚是江罗高速公路一名专职司机。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危急关头,关婉仪连续两次递交申请奔赴疫情最严重的武汉支援前线。

支援武汉的重症科室护士关婉仪(左)

小关第一次的申请因要留在医院看护重症病人没能成行。2月13日清晨,她的第二次申请被批准了,此时的她刚刚上完夜班,作为佛山市第4批322人驰援武汉医疗队中的一员,她马不停蹄踏上了奔赴武汉的征程。清晨还在工作中的老关只能在视频中匆匆与女儿告别,让老伴儿代自己送女儿“出征”。

父亲关远坚是江罗高速公路一名专职司机

第一个夜班,心都是悬着的

小关支援武汉市第一人民医院已经一周了。老关也变得越来越“新潮”,读晨报、看视频样样行。老关和女儿视频时打趣说:“我现在手机刷屏速度比年轻人还快”。

2月18日,是女儿小关到达武汉后第一次上“战场”,这是一个早班,老关记得很清楚。那天小关6点起床,不敢吃太饱,也不敢喝太多水,因为防护服一穿就是一个班次,最少4个小时,不吃不喝不能上厕所。

小关后来在电话里告诉父亲:第一次进入疫区重症看护病房,厚重的防护服似乎把她给隔绝起来,仅靠着防护服上的名字辨识。护目镜因为起雾眼前一片模糊,打针时摸索了半天才扎上。小关向病人道歉,可病人反过来安慰说“你们也不容易,要谢谢你们才对。”

小关的第一个夜班,是第一次跟同事两个人管理整个病区,病区里有几个危重病人,上着监护仪,有的还上着无创呼吸机,她不断叮嘱自己要留心,整个班次心都是悬着的。

“待我下战场,邀请你们来武汉”

如今,小关每次下班路上,学会了和其他医疗队的同行相互鼓励,说“辛苦了”。

在和女儿视频通话里,老关说得最多的还是像往常一样的“唠叨”:

“武汉的菜习惯吗,不要吃得太热气。”

“忙完工作,回到宿舍不能因为累就躺着,要动一动,做做操也好。”

“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保护好自己。”

“你妈说要煲靓汤给你喝,待你结束战斗,我们全家再团圆。”

“好啊”,关婉仪笑着回答:“等我下了‘战场’,在武汉等你们来,请你们看黄鹤楼,吃热干面。”

来源 | 羊城晚报•羊城派

责编 | 张德钢

审签 | 张德钢

实习生 | 张素洁


特别声明:本文为人民日报新媒体平台“人民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人民日报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写下你的评论

热门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tem.content}}

最新评论
{{item.app_user_name}} {{item.news_timestamp}} {{item.like_num}} 赞
{{++index}}
{{cell.app_user_name}} {{cell.news_timestamp}} {{cell.like_num}} 赞

{{cell.content}}

{{item.content}}

已加载全部内容
相关推荐

实时热点